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五章 觉悟(4K)

作品:玩家凶猛|作者:黑灯夏火|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1-02-24 04:22:27
  “...” 小笠原将之沉默片刻,极为缓慢地点了下头,说道:“的确。 昭和54年七月中,缘刻村按照往常习俗,举办缘刻庆典。 所有一切,都按照平家族的计划执行, 但在目隐者选择因缘祭人选时,发生了偏差。 我的兄长藤村凉介,代替了我的身份。” 李昂点点头,“这我知道, 我们调查过藤村家的房子, 发现藤村凉介原本姓松冈,也就是你母亲的姓氏。 他是你舅舅的儿子。” “...没错。” 小笠原将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小时候身高体重接近,长相也非常相似。 那天所有村民和外来游客,都需要佩戴能面, 我之前没有记事,是第一次参加缘刻庆典, 因为调皮贪玩,和凉介互换了和服,想看看别人能不能发现我们的不同。 结果其他人包括我的母亲都没有发现异常,照常观看神社表演。 出于某种失望情绪,我在表演中途,也就是归泉酒效果生效之前,悄悄自己离开了神社。 刚好错开了平家族目隐者进入神社的时间, 我的母亲,以及被她认为是我的凉介,被带到了归泉井旁,进行了因缘祭。 最终,导致仪轨失败,黄泉国的怨气未能平息,反而肆意喷涌,将缘刻村中的所有人屠戮殆尽, 缘刻村本身也被卷入到常世与黄泉交界的莫名地带。 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而现在,是纠正的时候了。” 他举起了其中一根麻绳,缓缓说道:“我需要,也注定要死在这里。 只有我沉入深渊之下,才有可能让因缘祭重新回到正轨。” 他深深地看了二人一眼,复杂道:“我在你们八岁的时候,去调查缘刻村,结果陷落在了其中,错过了你们的成长。 我是个自私的、不合格的父亲。 拿上这把钥匙,你们快走吧,趁现在还来得及。” 小笠原将之,从体表的黑色毛发当中,取出了一把形状有些古怪的钥匙,“这把钥匙可以打开藤村家后院里的活板门,通过活板门,能够直通外界。 之前活板门的另一侧被萦绕在缘刻村上方的诡异力量所封印, 在我完成因缘祭之后,应该可以重新封印黄泉,让活板门另一侧可以打开。” 伴随着小笠原将之的话语,整个地下空间又一次开始了震荡摇晃,大量黄沙尘土落下,整片空间仿佛下一秒就会坍塌。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昂却完全没有慌乱,结果钥匙,挥了挥手,说道:“不急。 我想知道的是,你不是在失忆状态下,逃离了缘刻村么?这些东西是你自己回忆起来的?” “嗯。” 小笠原将之说道:“我确实丧失了儿时的所有记忆,只记得自己一个人身上沾满泥土,走在冈森县的山林之中, 后来被小笠原一家收养, 因为某种冥冥之中的感应,以及时常困扰我的记忆片段,最终还是在成年后成为了一名民俗学者,接触到了缘刻村的消息。 我...和你们一样,走进了冈森县山林,进入到了缘刻村遗迹, 在这里接触到以前熟悉的事物,慢慢找回了以前记忆,搜集到了大量线索,拼抽还原出了所有事件的真相, 但同样也被缘刻村牢牢束缚,无法脱离,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时而清醒时而浑浑噩噩,丧失理智。 我在发现你们进入缘刻村后,怕我会伤害到你们,就下到归泉井中,准备进行最后这一步,终结这一切。” “这样么。” 李昂点了点头,平静说道:“我想知道,藤村修平,在这起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观看缘刻庆典,是绝大多数村民与游客都要参加的,那么他为什么没和你们母子待在一起呢?” “...因为他是能面师。” 小笠原将之解释道:“藤村一家一直是村子里制作能面的家族。 我们负责利用特殊木材,也就是用归泉井井水浇灌的树木,雕刻能面。 这样的面具,本身会沾染归泉之水的异常, 当它被佩戴在能剧表演者脸上时,能够配合表演者的舞蹈歌声,进一步放大归泉酒的致幻能力,让所有人沉浸其中。 那一天,有位演员的能面有轻微破损,所以他去了后台进行暂时维护。” “这一点上,我相信你,” 李昂点头道:“不过我觉得,这并不是全部的真相。” “嗯?” 小笠原将之闻言一愣,“你说什么...” “就像你刚才说过的那样,只有两个存在强烈的、无法分割情感羁绊的人,才能正确地触发因缘祭,完成对黄泉之国的封印。” 李昂说道:“你又为什么能够保证,自己沉入深渊后,能完成封印呢?” “...因为她还活着。” 小笠原将之沉默片刻,指了指悬在悬崖边沿的那个金属方箱,“由于仪轨出现偏差,我的母亲一直处在非生非死、对外界没有任何感知的状态。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既想要终结这一切,却又舍不得她,以及归泉井旁边的父亲。 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如果以我作为祭品,那么就可以重新激活因缘祭...” “等等。” 王丛珊抬手说道:“因缘祭需要两个存在强烈、无法分割的情感羁绊的人,对吧? 这种某种意义上残忍邪恶的仪轨,每四年就会杀死两个人, 对于一个偏远封闭的村庄而言,人力消耗未免太大,而且很难保证每四年都能凑够。 正因如此,平家族才要大张旗鼓地举办缘刻庆典,对外宣传,邀请游客,甚至请你的老师,那位同样知名的民俗学者来宅邸当中。 那些外来的游客,同样也是因缘祭的候选者,没错吧? 因为缘山的奇特神话,每年都会有不少了无生趣、心存死志者,上到缘山,从此失踪不见, 就算偶尔失踪了,也不会引起太大怀疑。” 见小笠原将之点头承认,王丛珊继续说道:“那么藤村真澄与藤村凉介的因缘祭,就不应该失败。 按照你的说法,举行因缘祭的并不强制要求存在血缘关系,兄妹,恋人,乃至朋友关系都可以有效, 藤村真澄与藤村凉介是母子,而且藤村真澄还将凉介当做是你。 怎么会失败?” “...” 小笠原的话语突然卡壳,默默站在原地。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告诉我们的所有内容,大部分是正确的,但在关键问题上,你撒了谎。 并且这种谎言,不是为了维护自己,而是维护另一个人。” 王丛珊淡淡说道:“因缘祭失败的真正原因,在于藤村真澄,对么? 她明确知道被带走的是领养的凉介,并不是你。 就算是在归泉酒效果消逝,记忆上涌之后,也没有感到太过强烈的痛苦与悔恨。 甚至,往更加阴暗狭隘的方向猜测,这一切来源于她的策划,也未尝没有可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