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零八章 归途

作品:日月风华|作者:沙漠|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10-08 02:27:26
  张太灵的火雷自然是威力极大,不但可以杀伤匪众,最要紧的是可以对黑山匪的心理造成沉重的震慑。

  这次出关,秦逍按照张太灵的要求,准备了不少配制火雷的材料,为了以防万一,张太灵平时便独自一人在封闭的屋子里偷偷制作火雷,虽然多日下来,制作的火雷数量有限,但却正好能用得上。

  秦逍在夜间将仓库里的物资全都调出去,往南找寻隐蔽之处暂时存放,在军营之内,却是将所有火雷包全都埋了下去。

  只是目前火雷包如果要爆炸,就必须有人点燃火引线,可是在营地里如果留人点火,很容易就会被黑山匪发现,必死无疑。

  不过宇文承朝却是料定,一旦黑山匪扑了个空,一气之下,很可能纵火烧营,只需要将埋在地下的火雷包扯出引火线,隐蔽在容易着火之处,黑山匪一旦点火,很快就能烧着引火线,从而导致火雷包自行爆炸。

  秦逍虽然不敢确定黑山匪一定会纵火,但这却是最好的法子。

  从某种角度来说,黑山匪是否身陷炼狱,就在乎他们是否纵火,如果发现是空营,立刻撤兵,自然能够保存实力,可是一旦恼怒纵火烧营,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挖掘坟墓。

  事实却如同宇文承朝所料,杜子通领兵扑了个空,大怒之下,果然纵火烧营。

  虽然对黑山匪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但之前花费不少工夫建造的军营也几乎是毁于一旦,地上坑洞众多,秦逍知道只能另选一块空地重新建造兵营,好在所有的物资事先都已经转移,并没有造成太沉重的损失。

  宋仑受了轻伤,一条手臂皮开肉绽,幸好还能保下来,只是撤退的时候,被几名骑兵联手擒住,成为了俘虏。

  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军营里炸死炸伤那么多兄弟的武器到底是什么。

  临时俘虏营只是在四周用木栅栏围了一圈,五六百名俘虏都被关在里面,四周有官兵看守。

  好在还没有到深冬,否则若是这般露天囚禁,一夜下来,少不得要冻死几个人。

  宋仑不明白炸伤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兵器,更想不明白这次夜袭怎会变成这样的结果。

  这五千人是山上最精锐的兄弟,和辽东军打了不少仗,在辽东军面前几乎没有输过,一个个都是骁勇得很,可是昨夜发生的一切,却完全不一样。

  曾经一往无前的弟兄们,被那巨雷般的武器吓破了胆,乱作一团,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

  要命的是人马陷入混乱之际,四当家的根本没能站出来稳住人心,也没有在形势严峻的情况下迅速作出新的部署,导致弟兄们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成为待宰羔羊。

  如果二当家的在场,即使失利,也不可能变成那般混乱不堪的局面。

  “你,出来!”宋仑正在反思这一战为何打成这样,忽然听到有声音传来,和身边不少人看过去,见到木栅栏后面站着几名官兵,其中一人正冲自己这边勾手指,在那官兵的身边,一名已经成为俘虏的自家兄弟正对自己这边指指点点。

  宋仑左右看了看,边上的兄弟们却都看着他,那官兵直直盯着宋仑,道:“宋头领,不用东张西望,叫的就是你。”

  宋仑站起身,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仰着头,缓步走过去,瞥了那官兵身边的俘虏一眼,那俘虏低下头,不敢对视。

  “要杀要剐,尽管过来。”宋仑冷笑道:“别他娘的冲老子勾手指。”

  那官兵皱起眉头,也不废话,道:“跟我们走!”便有官兵将木栅栏拉开一道缝隙,宋仑也不犹豫,径自走出去,两名官兵按着佩刀,一左一右跟在宋仑身后,前面有人领路,走到一处临时搭建的帐篷前,有官兵拉开帐门,示意宋仑进帐。

  宋仑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冷笑一声,走进帐篷。

  帐内倒是颇为明亮,中间竟然摆着一张矮桌,上面摆放着酒菜,虽然谈不上丰盛,但宋仑看到酒菜,这才感觉自己确实有些饿了。

  矮桌边坐着一名年轻人,身着甲胄,并没有戴头盔,正含笑看着自己。

  “你是谁?”宋仑环顾一圈,目光落在年轻人身上,那身甲胄显然不是一般的兵士能够拥有,陡然想到什么,失声道:“你是秦.....秦逍?”

  龙锐军的主将乃是一名年轻的将官,在京都击杀渤海世子的秦逍,作为白木寨的二头领,宋仑自然早知秦逍之名。

  “坐下说话。”秦逍抬手,示意道:“宋头领应该饿了,这里有酒有菜,如果不怕有毒,可以随便食用。”

  宋仑冷笑一声,径直走过去,一屁股坐下,二话不说,根本不用筷子,伸手抓起来就吃。

  “果然是草莽英雄。”秦逍含笑道。

  宋仑边吃边左右环视,已经听到秦逍微笑道:“如果宋头领想要擒贼擒王,我劝你还是放弃这样的打算,你不是我的对手。”声音温和,却充满了绝对自信。

  宋仑一怔,他见到秦逍独自一人在帐内,身边并无守卫,还真生出趁机擒获秦逍的心思,只要抓住秦逍,以他为人质,未必不能换取数百名弟兄安全回山。

  可是这心思刚冒出来,就被秦逍点破。

  但宋仑心里也清楚,这年轻人看起来人畜无害,却是击杀渤海世子的存在,渤海世子在京都挑战大唐俊杰,各路少年英雄在他手底下死伤不少,最终却被秦逍击杀,亦可见秦逍的武功确实了得。

  宋仑对自己的斤两很清楚,肯定不可能是对方的敌手,而且对方既然说出口,就已经有了防备,自己如果出手,不能在瞬间控制对方,用不着对方出手,外面的官兵就会冲进来。

  宋仑也不废话,吃饱喝足,终于问道:“你们可以动手了。”

  “动手?”秦逍笑道:“宋头领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是要杀我?”宋仑并无畏惧:“我们中了你的圈套,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人头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秦逍笑道:“宋头领就如此确定十八年之后能投胎?”不等宋仑说话,含笑道:“你放心,本将不会杀你。”

  宋仑狐疑道:“你想做什么?”

  “先委屈你们半天。”秦逍低声道:“今晚子时,我会撤走守兵,那时候你就带着手下人赶紧逃命。你们中间有不少人受了伤,所以最好是能背就背,能驮就驼,不要留下一个人。辽东军很快就会得到消息,他们与你们黑山水火不容,如果知道我们抓获了大批的俘虏,一定会想办法要过去,到时候留下的人难免就要人头落地。”

  宋仑一脸愕然,兀自不敢相信,将信将疑道:“你要放我们走?”

  “我们的粮食不多,留下你们,多出五六百张口,难道还要将粮食分给你们?”秦逍叹道:“此外你们还有众多伤员,留下来还要从我们这里分走伤药。辽东军很快就要过来要人,我若是将你们交给他们,所有人都会以为龙锐军怕了他们,若是不交,我们和他们的矛盾只会更深。此种情况下,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将你们全都杀死,要么就只能放你们走。昨晚你死我活,双方有死伤也就罢了,如今你们是俘虏,手无寸铁,如果将你们俱都杀死,我就成了真正的屠夫。”

  宋仑更是错愕,万没有想到秦逍竟然会放走俘虏,任然不敢相信。

  “你放我们走,如果被朝廷知道,岂不是重罪?”宋仑看着秦逍,并不相信:“姓秦的,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秦逍凝视着宋仑,平静道:“今晚子时,你们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不过子时之前,最好不要传扬出去。”抬手道:“你可以走了。”

  宋仑一脸狐疑,起身来,走到帐边,忽听秦逍道:“回去之后,代我向你们的......!”说到此处,却戛然而止,宋仑回过头,问道:“什么?你是要我带话?”

  “没有。”秦逍摇摇头,问道:“你是白木寨的二头领对吧?”

  宋仑心知秦逍此前恐怕已经从其他的俘虏口中了解了不少山上的状况,并不回答,秦逍道:“黑山有五位头领,白木寨是四当家,你是四当家的人?”

  “不错!”

  秦逍若有所思,随即挥手道:“你去吧!”

  宋仑打量秦逍两眼,也不多说,出了大帐,回头又看了一眼,满是疑窦。

  秦逍和宋仑说话之时,杜子通已经带着千余名部下回到黑山,山上早有人看见,吹号传讯,杜子通听到号声,一脸尴尬,他知道那号声是向山上的人传讯,外出的兵马凯旋而归。

  可是自己带着五千弟兄下山,回来了的连一半都不到,完全是溃败而归。

  “元宝,待会儿怎么和大当家说?”杜子通知道接下来才可能是自己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这次出兵,是自己再三要求,而且主动请缨领兵出击,如今却是这样一个结局,即使大当家的不治罪,但这次损失前所未有的惨重,自己在山上本就不算太高的威望,定然更是一落千丈。

  元宝面无表情,淡淡道:“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