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二章重磅之言

作品:棺山太保|作者:无名本尊|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10-18 13:25:16
  我眉毛一挑,心中会意。

  问道:“那你可知那棺山太保说了怎么样一首诗呢?”

  幺妹轻笑一声道:“当然知道,不然我怎么会平白无故跟你讲这样一则故事。”

  “师父他怎么又会如此的帮你,或者说是因为你而帮我?”

  “虽然最后因为某些原因师父性情大变。”

  “更是为了一己私利,做错了事情,但他还是说过不会让你涉足这个漩涡之中!”

  “由此可见,他对你们,不,对咱们棺山派是十分看中的……!”

  说着她掏出脖颈处的棺山令道:“那棺山太保跟师祖说了十六个字。”

  “三派九门,棺山为尊!”

  “阴人为王,棺山为皇!”

  幺妹此言一出,更是让我是如遭雷击。

  只感觉,身体之中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那种感觉要比爷爷当时说的那句。

  我的话就是江湖规矩,都要强烈。

  可这些还不算完,在我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际。

  幺妹更是直接给我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幺妹说:“其实,我们九门有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过外人。”

  “我的观落音之秘术就是曾经那位棺山太保所赠与……!”

  什么?

  开玩笑的吧?

  我只感觉一阵大脑充血。

  像是突发脑梗那般,整个人甚至都有些站不住了。

  如果不是幺妹及地的扶住了我的身体的话,我可能真的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主要是幺妹给我的震撼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而是一个重磅消息。

  甚至比我见到墨家机关兽,见到那长相与龙十分相似的上古洞螈都要震惊。

  如果幺妹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么棺山太保,以及整个棺山派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为什么我所了解的,甚至在某种情况之下都没有幺妹了解得多。

  他们老一辈的人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我能想象到。

  一旦我掌握了观落阴之秘法。

  那么对于我的手艺,道行来说,那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飞跃。

  对于处理各种阴灵之事更加地得心应手了。

  如果三派九门中的所有手艺,其实都是曾经的棺山派所遗留下来的话。

  那…………

  不!

  这怎么可能?

  如果那样的话,棺山派怎么可能会出现断层,那简直就是神了!

  有关这件事情,我甚至久久都不能平复内心的那种波涛汹涌。

  如果说幺妹故事中,那棺山太保,最后送棺材给白大爷的师爷助他尸解成仙的话。

  那么这样我还能理解。

  但如果说……。

  我苦笑一声,再一次给自己点了根香烟,一边抽一边平复自己的心绪。

  直到我感受到那种心跳之感,逐渐变得平缓之后。

  这才开口问道:“这故事,以前怎么不见你提及?”

  幺妹用手撩了一下垂落在眼前的秀发笑道:“师父不让我说啊”

  “他还说这只是一个故事,让我听听,涨涨见识就行了!”

  “不过这观落音之术的确是哪位棺山太保所赠与师祖的”

  “并且还告知自己的继承人,这种事情除了接班人,任何人不得告知,否则必有祸患……!”

  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种事情,别说是在阴人圈。

  就是在阳间,在贵族圈,在任何圈子,都避免不了的事情。

  好在的是,我心胸比较宽广,接受能力比较强。

  阴人之事,不离奇,不古怪,那才是不正常。

  此时的天边已经微微有一层淡淡的黄晕了。

  这是太阳初升的前兆。

  我习惯性地抬手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这才发现这坏掉的机械表,我给忘记修了。

  幺妹也是看到我手中表不走了,便道:“怎么,坏了啊?”

  我轻笑一声道:“毕竟是老古董了,坏了也正常……!”

  幺妹抓着我的手,看了看我手腕上的手表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这表还是二叔给你的吧?”

  我说:“是啊,只是现在二叔就像这表一样,物是人非了!”

  幺妹呵呵一笑道:“既然坏了就摘下来吧,我回头送你个新的!”

  “算了吧,毕竟是个纪念,人虽变了但表却没变,只是停滞不前了而已……!”

  幺妹如有所思的看着我哦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哲理了,想当哲学家了吗?”

  我笑道:“你说什么跟什么啊。”

  “嘿嘿……!”

  “这不是看你心情烦闷,逗你开心的吗……”

  幺妹笑呵呵地说道:“摘下来吧,我们九门中有人专门修这种古董表的,既然不舍得,我让他们看看怎么回事,修好了再给你!”

  见她这么说。

  我一边摘表,一边笑道:“你们九门还真是个大杂烩,什么都有哈……!”

  幺妹小心翼翼的接过手表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道:“那是,不然怎么能分成十三舵呢……!”

  又与幺妹聊了一些家长里短,陪着她看了一次宁静的日出。

  最后离开的时候,幺妹问我:“木阳哥哥,准备怎么办?你那个主意呀……!”

  我笑着看向幺妹:“张义已经把其中利害说了,你我心中也都清楚!”

  “但,我还是会尊重你的意见的,毕竟在阴人圈中最重要的是尊师重道。”

  “你不用顾虑我,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相信会有办法的。”

  “再说了,都等了这么多天了,也不差最后这一时半刻的,现在就看谁熬得过谁了!”

  “总之,只要,胖子与月如没事,那么时间再长一些,我都不怕。”

  “因为是他们想利用我,不是我想利用他们!”

  说完,我转身离开,没有再去看幺妹。

  因为我怕我再转身看她,会让幺妹很难做。

  如果因为我的关系,让幺妹选择站在我这边,那无疑是让她亲手送白振国上断头台。

  这跟亲手杀了它基本上没什么两样,毕竟阴人圈是讲究因果关系的。

  什么样的因就种什么样的果,想要什么样的要的东西,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天底下永远都不会有免费的午餐。

  这句话,不管从哪个方面都是永远存在的。

  我回去了,不想让幺妹难做。

  他如今,能带着九门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这一边已经很好了。

  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关系,让她冒着大忌而帮我。

  如果那样的话,我就真的不是我了。

  我知道,如果胖子在这的话。

  肯定会说:“我说,木阳,你丫的圣母病又犯了吧?”

  “装什么大蒜呢?”

  “都这个逼样了,还不忘守着你那陈旧的原则呢?”

  回到铺子里面的时候,张义与小妹正吃早餐呢。

  胡小妹笑眯眯地问道:“木阳哥哥,你吃饭吗?一起吃点啊……。”

  我笑着说好,也不客气,抓起一根油条就啃了起来。

  而张义则是撇了撇嘴道:“看你这气势,这一晚上什么都没干啊……!”

  我瞥了张义一眼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张义无所谓地说道:“那就是没说通喽?”

  我淡淡地回道:“我压根没说!”

  “没说?”

  张义愣了一下道:“那你去干什么去了,看日出啊?”

  我很认真地点头道:“你还别说,还真是看日出去了……!”

  “我去……!”

  张义直接冲我点了点头,很认真地说道:“木阳,你厉害,我算是重新认识你了!”

  我吃完油条,端起柜台上也不知道谁的半碗豆浆咕嘟一下喝了下去。

  随即说道:“她有她的想法,我有我的原则。”

  “我不能因为着急知道某些事情,就让我妹子难做。”

  “况且,她现在不是一个人。”

  “她背后是整个九门,都是圈内混的,你应该她如果一旦那样做了,必然会给下面的人留下话柄……!”

  “木阳哥哥,你喝的是我的豆浆……”胡小妹的声音弱弱的传了过来。

  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道:“不好意思,刚才噎着了,你喝张哥的吧!”

  “不要,我才不喝别人喝过的……!”胡小妹一脸嫌弃的说道。

  张义则是无语地接话道:“我刚喝了一口。”

  “那我也不喝……!”

  张义最后从椅子上起身道:“反正你们拿注意吧,着急的又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