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09章 濒临破产的保时捷

作品:旧金山往事|作者:陶良辰|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09 04:33:27
  这次赶来西德首都波恩,以了解情况为主。

  苏联在东德的影响力虽然严重下降,可是想要绕开仍然比较麻烦。

  以陈林芝的美国商人身份,想要直接杀过去囤积东德货币、收购东德国有资产,必然会面临重重阻力,还要另外想点办法才行。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目前仍在德国这片土地上跟苏联扳手腕,陈林芝请人去华盛顿特区K街找说客打听完消息,发现华盛顿特区方面似乎正在商量着,让西德这边花钱买路,给苏联部分物资和现金的同时,换取苏联在东西德合并的问题让路,避免最后需要通过武力来解决争端。

  这跟陈林芝的猜测差不多。

  哪里有麻烦,哪里有利益,哪里就少不了这根搅屎棍的身影。

  近年来美国高呼着为人权和自由而战,发动大大小小多次战争,可每次出乱子的背后,附近似乎总有石油,要不然就是有苏联的影响,而华盛顿方面总说完全是个巧合,绝对的掩耳盗铃。

  没办法,话语权总是掌握在拳头比较硬的壮汉手里。

  认真说起来,陈林芝在旁人眼中,似乎也成了搅屎棍的一部分。

  他去中东找酋长们帮忙管理资产、来西德寻找投资机会,还有之前的金融危机出现前,做空曰本和港城股市这些,绕来绕去都逃不开美国的影响,虽然联合资本集团的总部在旧金山,却还是被人看做是华尔街金融流氓中的一员。

  跟奥利弗教授简单聊了四十多分钟,中午时候陈林芝就给自己的个人理财办公室那边打电话,请手下帮忙和法比安沟通,各自筹集一笔资金,总数额大约为五亿美金左右,部分从基金公司账户上走,部分以个人名义自掏腰包。

  除此之外也联系高盛集团,开始着手收集西德的公司资料。

  简单了解完他才发现,所熟知的那些德国豪车品牌都在西德,奥迪的总部在巴伐利亚州Ingolstadt,奔驰和保时捷总部在斯图加特,宝马总部在慕尼黑。

  金融业的德意志银行、安联保险,化工业的巴斯夫、拜耳,汉莎航空、博世这些,都在陈林芝的探查名单内。

  说起博世集团,早年就是这家精密机械及电气工程巨头,从好友纽曼手里买下一项发明专利,纽曼确实因此一夜暴富,但是专利在博世集团手上挣得更多,纽曼偶尔也会后悔于专利卖早了,当初年轻气盛不懂事,没有坐下来认真谈谈。

  东西德的合并刚刚展露出苗头,暂时还没办法直接杀去东德掏宝,陈林芝因此先盯着西德的企业,花了半天时间就筛选出德国电信、德国邮政、安联保险、德意志交易所以及博世这五家公司,将它们纳入之前的那份“定投”名单里。

  顺便出于个人兴趣,开始了解起坚持手工造车,目前工期长、成本高、销量差的保时捷汽车公司。

  现在的保时捷,可不是21世纪那个差点反过头来将大众集团收购了的保时捷,这家公司连年亏损,能够拿得出手的只有一款保时捷911,陷入严重的经营危机之中。

  总体来看,跟陈林芝印象里的那个财大气粗的保时捷公司完全不一样,对他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处在于假如真的决定收购,不需要花太多钱,代价比较小。

  而坏处在于哪怕完成收购,后续还需要花费大量金钱和精力进行整顿管理,很可能得不偿失。

  在来到西德之前,陈林芝从没想过收购一家汽车公司自己造车,但是自从意外发现保时捷正处于水深火热中,濒临破产,他忍不住开始幻想着自己将这个技术和口碑都很优秀,只需要尝试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推出几款走量车型的品牌一口吞下,力挽狂澜推向新高度。

  到了现在,早已不缺钱花,缺少的是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在金融圈里捞钱虽然有趣,可惜对陈林芝而言实在太没挑战性,他自己也没想过有一天居然会因为无聊想找点事情做,进而产生进军制造业的念头。

  有大半天时间,陈林芝都在琢磨着保时捷公司。

  从调查资料来看这家公司不仅缺钱,内部也存在着诸多问题,一辆汽车的生产工时居然长达一百二十个小时,也就是足足五天时间,许多分明可以用机器解决的制造环节,偏偏脑袋一根筋选择学人家劳斯莱斯手工打造,成功将生产成本堆高了。

  成本高,售价跟着水涨船高,潜在市场随之缩小。

  从现在的汽车市场环境来看,除了法拉利之外,其他像这样选择端着架子的豪华品牌,一般都没有好果子吃,英国车劳斯莱斯、阿斯顿·马丁这些都在苦苦挣扎,游走在破产边缘。

  利润少,能够用于研发的资金也少,进而陷入泥潭中,虽然有了面子,但利润却被奔驰宝马大众这些赚走了,日子远没有瞄准中低端市场的曰本车企好过。

  在陈林芝看来,许多麻烦都是保时捷自找的,就应该多雇佣些曰本的偏执狂们,学习如何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纠结大半天,陈林芝又一次联系在高盛的熟人,委托他们尝试调查保时捷汽车公司的财务营业状况。

  他现在只知道这家车企去年亏损四千多万美金,今年也继续亏损,第一季度就又亏掉一千多万美金。

  欧洲工厂的低效和高成本是通病,这种病想想办法应该还能救,前提是必须狠下心来大刀阔斧。

  高盛的百分之五股份,在今年年初被陈林芝转手卖掉,最终卖了两亿六千万美金,被一家挪威基金公司接手。

  不是股东,关系还在。

  面对送上门来的生意,高盛德国办事处的员工们爆发出惊人的效率,在陈林芝打完电话两个小时后,就登门拜访送来较为详细的资料。

  暂时还没真正下定决心,但陈林芝确实有点心动,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想找点事情做,给生活增加一点调味品。

  跟高盛业务员聊完,他先让对方尝试去跟保时捷管理层接触,看能不能拿到控股权,股份和话语权少了没意思,这次陈林芝想的不是持股,而是收购回来自己打理,丝毫不希望被人拖后腿,倘若可以彻底私有化,那简直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