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794章去而复返

作品:独步成仙|作者:搞个锤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09:34:37
  om ,最快更新独步成仙最新章节!

  与苟乾的分开比起断臂预计中的还要来得更早一些,不过倒也不是彻底地分道扬镳,苟乾借口出现游天鲲鲨以及其他大乘境强者一事,提议与断臂分开探察。

  断臂正琢磨着苟乾似乎对游天鲲鲨等外来者提防甚深,他这边暗中给莲花分身留下线索也省得被苟乾看穿,当下便欣然同意了苟乾的提议。

  与苟乾分开不过数日的功夫,莲花分身便已经赶到了身后不足千里的距离,随时可以驰援上来。通过转告,莲花分身也完全清楚了断臂这段时日的经历。

  而莲花分身这段时间也没有白呆,通过莲花分身,断臂也了解了一些此前不知道的事。

  “游天鲲鲨竟是受伤颇重?这老实的实力可不比四目金昊鸟低多少。”断臂心里一阵迟疑,“是否知晓谁动的手?”

  “暂时还不甚清楚对方具体身份,不过能确定对方是个五十上下的疤脸妇人。擅合一对阴阳飞钗,其他手段亦有一些。”莲花分身道。

  “另外一个大乘境强者。”断臂向通天魔君又问起了这疤脸妇人的身份,只是通天魔君又是一问三不知。

  “竟然又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大乘境修士,这般情形未免也太过诡异了一些。”断臂心里带着几分古怪,事情可一不可二。接连出现两个以前丝毫消息也无的大乘境强者,能让通天魔君,断臂几个同时一无所知,未免也太离谱了一些。

  “可惜叶千寻的元神被本尊囚禁于青果结界之内,一时间无从问起。否则也能找叶千寻进行佐证一翻。”莲花分身微微一叹道。

  “那个击伤游天鲲鲨的疤脸妇人我和四目金昊鸟分别去找过一阵也没有任何发现。”

  “如此说来,就更加诡异了。”饶是断臂以往随本尊走南闯北,经历颇多,一时间也无从判断眼前形势如何。

  与莲花分身一番交流之后,断臂与苟乾两个分开的情况下,便开始查探另外两处秘境,与原来的推测的位置不差分毫,八处秘境,正是呈八卦这象,这些秘境之间彼此相连,各有区别。却又都充斥着狂暴雷电与交错的冰寒气息。

  八卦秘境,封界之始。断臂回想着之前经达过的冰潭,冰楠木丛林等地,每一处秘境联合起来,坐镇八方,竟是形成一个莫大的八卦奇阵。这等手笔,哪怕是陆小天本尊亲至,也唯有叹为观止。

  这八处秘境看似分开,实则环环相扣。既然是联为一体,必然还有其共通之处。

  断臂在秘境中一阵搜寻之后,一路灭杀了不少类似冰狸老妖那般界灵,问出的具体线索有限。不过断臂一番努力之下,倒也有所发现,这些看似隔得极远的秘境,相互交连之下,似乎还各自通向另外一处。这核心的交汇处,便是八卦之阵的核心。

  发现这新的通道之后,断臂修炼出的界印感应越发明显。断臂心思闪动,将破界虫交予莲花分身,便与莲花分身拉开了距离。

  断臂往前行进了一阵,待看到迷散的冰雾中夹杂着血腥气,顿时心头一凛,也是游天鲲鹏的气息。看样子游天鲲鹏的处境绝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恶劣一些。

  断臂正有所迟疑,远处消失了一些时日的苟乾竟又返回了。

  “陆丹王,没想到你竟找到这里来了。”苟乾面色严峻地向这边飞来。

  “怎么,这里苟道友也熟悉吗?”断臂不无意外地道。

  “略知一二,不过更让人吃惊的是游天鲲鹏似乎殒落了,四目金昊鸟也不知所踪。”苟乾沉声道。

  “游天鲲鹏殒落了?消息属实?”断臂惊声道,哪怕他以断臂之躯不下于实际的大乘修士,可苟乾带来的消息也太有震撼力了。

  “八九不离十,老夫在冰雾中发现了不少散落的鲲羽。另外尚须还有结雷镜中一段影相。”苟乾点头伸手一摊,一团雷光自其手中隐现。

  所为遥结雷镜,乃是雷力聚结成晶,化而为镜。与留影珠的效果差不多,只是这结雷镜极不稳定。容易重新化为狂暴雷力。除非遇到法力深厚的修士动用手段将其保存下来。

  那结雷镜中一阵灵光闪动,里面一只硕大的身影正是游天鲲鲨,另外与其斗法的则是一名疤脸妇人,与莲花分身口中所说的正是同一人。游天鲲鲨似乎之前就有伤在身,在结雷镜内的影相与疤脸妇人斗得天昏地暗。

  游天鲲鲨庞大的身躯一直在淌血。双方斗了好一阵,疤脸妇人嘴中吐出一道寒光,化为一柄冰斧,冰斧在虚空中晃动,一斧而下。将困顿的游天鲲鲨斩下了小半边身体。

  游天鲲鲨的惨嘶声几乎要震散这雷光镜一般,鲲羽随散鲜血散落得到处都是。

  后面结雷镜中的影相逐渐模糊,游天鲲鹏似乎逃远了,镜中的打斗消散于无。

  不过看游天鲲鹏的状态,原本就有伤在身,已然斗不过那疤脸妇人,再遭此重创的情况下,能从疤脸妇人手里脱身的机率十分渺茫,苟乾由此推断游天鲲鲨已经殒落,倒也不能说有错。

  “苟道友这么急着找过来,该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游天鲲鲨殒落一事吧。”断臂沉吟半晌后道。

  “自然不是,那疤脸妇人实力太过凶悍,原本老夫是觉得游天鲲鲨与那四目金昊鸟碍眼,没想到竟然又出现了一个更厉害的。老夫一个人独行,还真有些忤那疤脸妇人,若是能与陆丹王同行,结果自然便大不一样了。”苟乾嘿声道,“想必陆丹王也不介意多个帮手吧。”

  “能与苟道友同行,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断臂点头。

  “原本老夫是想趁游天鲲鲨受伤,前去讨些便宜的,没想到现在什么便宜都没占到,反而凭白浪费这么多时间。”苟乾嘴里嘀咕着,一副懊恼的神情。

  断臂闻言一笑,没有再对此事作评价。只是游天鲲鲨一事引起了断臂的空前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