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412章生死预谋

作品:神医小农民|作者:方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09:44:54
  om ,最快更新神医小农民最新章节!

  “师傅,他可能有着什么苦衷,您能不能手下留情……”

  “你喜欢他?”

  陆瑶低下头不敢去看吴恒毅,过了半晌才抬起头,坚毅的神色中带着笑意,点头道:“是的,正因为如此,我才清楚他的为人,七师兄的事情应该另有隐情。”

  昆仑山,玉珠峰。

  更古不化的积雪,袭来阵阵的寒意,寒风掠过掀起了积雪,漫天飞舞中他们谁都没有动,彼此凝望着的,像是无底深渊。

  吴恒毅突然笑了笑,看着周游道:“你知道吗,刚才瑶儿还说你肯定有着什么苦衷,或者是什么不足道哉的隐情。”

  周游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即便是有什么隐情,但是放在今日,说与不说其实都没什么意义。”

  “哦?”

  吴恒毅似乎对周游的话没有半点觉得意外,反而还很感兴趣一般,笑着问:“你似乎比较悲观。”

  不是周游悲观,只是他明白吴恒毅此刻的处境,笑着道:“作为宗门生了这样的事情,只怕您也是什么不由己。”

  吴恒毅轻轻叹息一声,道:“想不到你倒是很明白老夫,没错,作为一宗之主,老夫似乎没得选择,但还是给你个机会。”

  周游深吸一口气,道:“是有个神秘黑衣人的忽然出现,才有的现在这种结果。”

  吴恒毅点了点头,道:“虽然老夫愿意相信你,但是那个引你去老七房间的外门弟子,已经遭遇杀害,你的说辞还不足以令人信服。”

  周游只是长叹一声,道:“既然他要陷害我,怎么可能留下活口呢。”

  吴恒毅神色突然变得凝重,道:“剑云宗已经被魔教渗透,看来大劫将至,而你就是希望的所在,他们针对你,无非就是不想你能够炼制出星魂散的解药。”

  这一点周游也已经想到,但是现在说这些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只能长叹一声,道:“看来魔教倒真是煞费苦心啊。”

  吴恒毅嘴角动了动,忽然又闭嘴,过了半晌,道:“这一站我不会手下留情,而你将是整个修真界的希望,尽你的全力一战。”

  他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周游却亚历山大,因为即便是拼尽全力,他也不可能是吴恒毅的对手,这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任凭周游人品大爆发,也绝对不可能翻转的。

  吴恒毅右手轻轻一动,掌中便多了一把碧光森森的长剑,通体如翠玉,剑身修长而锋利,此剑名为碧泉。

  碧泉剑的历史悠久,据说是剑云宗历代宗主的信物,传承下来已然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

  此刻的吴恒毅站在寒风中,衣袂飘飘仿若画中剑仙一般,周游只有仰望的份,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然后拿出了那柄墨刃。

  墨刃是韩棠从不离身的利器,临终前才交给周游,此刻被周游握在手里,能够感觉到它本身强烈的战意,而且还有着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

  吴恒毅看着跃跃欲试的墨刃,深邃的眸子有着一丝的激动,甚至是渴望。

  这一战已经势在必行,周游没法逃避,只能淡淡地说了句:“宗主请。”

  吴恒毅点了点头,手中的碧泉剑轻轻在面前划了半圈,刺出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笼罩上一层气芒,碧泉剑尖上更是灵光乍现,以迅雷之势刺向了周游。

  周游凝眉的瞬间,手中的墨刃突然高举当空,猛然劈下一道暗黑色的气芒,地面被划裂开一道沟壑,暗黑色得气芒与吴恒毅相接之际,只是光芒一闪便消失,

  而吴恒毅的人却消失在眼前,周游心中大骇,慌忙转身却也不见吴恒毅的本尊,再度转回来的时候,只见原地吴恒毅的身影若隐若现,接着猛然一闪,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周游的眼前。

  当碧泉剑刺进肩骨的瞬间,周游已经是满头大汗,只感觉伤口袭来阵阵寒意,紧接着凉透了整个身体,就连气海的灵力仿佛也被凝结了,丝毫提不上灵力。

  这一战的胜负本就没有什么悬念,但周游没想到会输得这么彻底,可以用秒杀也不为过。再看吴恒毅的时候,眼中全是惊讶的神色。

  而吴恒毅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却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全都洒在了周游的胸膛上。事态的突变令周游万分惊心,眼看吴恒毅胸膛透出的剑尖,周游猛然抽出体内的碧泉剑,绕过吴恒毅的身体,手中的墨刃谢谢朝着他身后的黑衣人挥了上去。

  黑衣人猛然撤手,轻点地面整个人朝后划出了数米的距离,然后不等周游追击,黑衣人纵身便跳下了深渊。

  周游想都不想便返了回来,蹲吓身子盯着单膝跪地,以碧泉剑撑着身子的吴恒毅,道:“宗主,坚持住。”

  吴恒毅那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叹道:“想不到老夫英雄一世,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周游顾不得他的叹息,伸手扭住他的左手腕,探过脉象之后一脸震惊地望着吴恒毅:“星魂散?”

  事到如今吴恒毅也不再隐瞒,点了点头。

  周游一把拨开他胸前的衣衫,除了刚才黑衣人那一剑的创伤外,他整个胸前都已经溃烂。

  “至少半年了,不然不会到这种地步。”周游深吸一口气,看着吴恒毅的时候,脸上竟然有着佩服之色。

  星魂散之毒必须要每隔一个月服用一次解药,也只能控制毒性发作,不能彻底解除星魂散之毒。

  而目前看来,吴恒毅至少半年没有服用解药,想必是不肯屈服,从而以灵力抗衡,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更何况还得每日承受星魂散的痛苦,这除了修为以外,还得有着强大的坚强意志力。

  吴恒毅没有理会自身的伤势,而是看着周游肩头的伤口,道:“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周游只是笑了笑,然后点了肩头的几处穴位,道:“这不碍事。”

  吴恒毅那一剑并未有着杀心,否则,周游此刻已经是个死人了。

  周游看了眼吴恒毅胸膛的剑,脸上有着一丝的难色,皱眉道:“这一剑怕是伤及了心脏,我……我不敢拔剑。”

  吴恒毅却笑了笑,道:“老夫时日无多,不必费心了,只是有些话老夫需要告诉你。”

  周游点点头,认真聆听者前辈的教诲。

  吴恒毅轻咳几声,道:“当年输给韩棠,其实老夫一直心有不甘,才定下了十年之约,这十年来,可惜修为始终无法突破,所以我是赢不了的。”

  周游将静静听着,到了这里才道:“其实韩前辈也以为赢不了你,所以没有等这十年之约。”

  吴恒毅淡淡笑了笑,轻叹一声,过后仿佛已经释然了,接着道:“老夫过走后,你赶紧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炼制解药以后……以后就靠你了。”

  他说完又吐出一口黑血,不等周游插话,接着道:“黑衣人……黑衣人可能就隐藏在剑云宗……你一定……一定要查不出来,剑……剑云宗不可……不可以毁在他手里……”

  一代天之骄子,说完这句话就撒手人寰,周游轻轻帮他合上双眼,道:“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风更寒了,是在为这位绝顶天才而惋惜?

  剑云宗赶到的时候,吴恒毅的尸身已经慢慢变凉,众人哗然一片,都在喊着:“誓杀周游。”

  唯独陆瑶看着远方愣神,眼中热泪流下的时候,也被冷风吹落,融入了积雪之中。

  “少宗主,如今宗主仙去,您还得顾及大局,要注重身子。”一旁负手而立的吴恒长老,凑上前一脸悲伤地轻叹一句。

  陆瑶深吸一口气,抹去眼角的眼泪,神色冷淡地对众弟子道:“周……周游也受了伤,派弟子去追,誓报此仇。”

  昆仑山下,韩真真跟韩雪架着周游一路飞逃,直到进入赵家大院才有了歇息的机会。

  赵四海不明白他们此番在剑云宗遭遇了什么,但是看到周游身上的剑上,忍不住皱眉道:“碧泉剑?”

  周游面色苍白地点点头,道:“赵三爷好眼力,确实是被碧泉剑所伤。”

  赵四海一脸震惊地问:“你跟吴恒毅动手了?”

  虽然周游没有回答,但是赵四海却知道,碧泉剑是剑云宗宗主的佩剑,如此说来已经能够证明了一切。

  “三爷,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怕是要麻烦你了,暂时要在赵家大院躲几天。”周游一脸惭愧之色,毕竟这个时候谁摊上他,都是一件麻烦事。

  赵四海还没来得及回应,就有弟子来报:“三爷,剑云宗的人拜访。”

  这哪里是拜访,分明就是来抓人,但赵四海想也没想地对周游道:“你们就在这里,暂时别露面,我出去看看。”

  赵四海不等周游说些客套话,就出了房门,来到大厅看见了剑云宗一干人等,为首的是剑云宗吴恒毅坐下大弟子王丹,见到赵四海很是恭敬地行礼:“在下王丹,见过赵三爷。”

  赵四海只是微微皱眉,盯着王丹看了半晌,问:“有何事?”

  王丹没有立即回话,而是扫了眼大堂里的三副棺材,皱眉问了句:“赵三爷,这是什么情况?”

  赵四海面目表情说了句:“两位兄长跟嫂夫人刚刚过世,多有不便之处还请谅解。”

  王丹顿了顿,道:“赵三爷还请节哀,只是宗主被凶徒所害,我等奉命追击,而到了赵家大院附近便消失,冒昧问一句,赵三爷可否看见?”

  赵四海心中惊叹,没想到纵横一世的吴恒毅居然会遇害,而周游身上的剑伤是碧泉剑所创,难道吴恒毅之死跟周游有关?

  “赵三爷……”王丹见赵三爷凝眉沉思,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是以心存怀疑,便追问了一句。

  赵四海抬头看了眼王丹,气定神闲地道:“赵家大院并未有陌生人闯进来,几位若是着急追赶凶手,还是莫要在此浪费时间了。”

  王丹却是踏前一步,看着赵四海,微笑着道:“赵三爷,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允许我们进去上柱香。”

  他口中所谓的上香,无非就是想要借机搜查,只不过顾及到赵家大院在附近一带的威视,才话语委婉了一些。

  赵四海也算是老浆湖了,对于他这弦外之意当然通透,冷冷地道:“逝者已逝就该安息,几位又何必一定要打扰?”

  王丹先是微微皱眉,随即笑道:“赵三爷还请别动怒,我等只是上柱香而已,并没有别的想法,别误会。”

  赵四海大袖一挥,道:“阿福,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