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七十六章男团成立

作品:从1983开始|作者:睡觉会变白|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9:55:01
  om ,最快更新从1983开始最新章节!

  《没完没了》上映,舆论如同小旭说的那样,优缺点明显:

  “用夸张手法反映普通百姓的生活,也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实感。付彪的表演受到了好评,他将阮大伟的无赖相演得活灵活现。”

  “观赏性很强,故事紧张激烈,在《风声》之后国产片市场低迷时,能起到火一把的作用。”

  “从赵宝钢变成冯晓刚,勉强没坠了天下贺岁片的牌子。”

  “内容老套,笑料贫乏,且不太让人舒服。葛尤中规中矩,刘贝被浪费了,付彪是惊喜。”

  葛尤刘贝早练就一层脸皮,笑呵呵的听批评。

  冯裤子自我调节,也往好的方向看。咋个好法?在好梦自己能有这种关注度么?

  玩蛋去吧,老子要出名了!

  他确实出名了,在天下一部片,抵得过此前绝大多数作品。京城上映后,他也依照惯例,带着主创巡回宣传。

  耳朵里不断听到票房反馈,85万、88万、90万……

  前几部片,每天可是90-100万的。冯裤子第一次对“竞争”感受的如此明显,心里憋着一口气,定不能输给赵宝钢。

  嗨,他哪知道赵宝钢是工具人啊?

  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被某人卖掉还帮着数钱,生怕卖少了。

  …………

  惊喜这个概念,因人而异。

  比如都以为今天没有两更,诶,偏偏就有了,这叫惊喜。

  而对小黑胖子来说,他现在最大的惊喜就是碰到“了鱼驴的余老师”。自从二人偶然相识,就像金风玉露一相逢,如胶似漆。

  他目前的工作,主要到各处表演,唱戏、评书、相声都有。公司抽掉大半酬劳,每场给他20块钱,一月能挣四五百,加上五百块钱生活补助,小一千。

  平时的搭档是一位叫张文顺的老先生,干瘦,歪肩膀。京城曲艺团第一科学员,跟马季等人同辈。

  还认识了一位叫李晶的,大眼睛,也跟咕噜似的——怎么这么多人像咕噜?

  这位说快板,是梁厚民的徒弟。

  此外还有李文山、邢文昭等老先生,交际圈慢慢扩大。如今又多了余谦,自认为兵强马壮。

  于是便产生个想法,没敢跟谁说,先跑来找珑丹妮。

  “你要组社团?”

  “你说的跟黑涩会似的,这叫曲艺团体。”

  “那你就组,找我干嘛?”

  “出出主意嘛,我一没钱,二没地,就一身本事,三五好友,想干一番事业。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俩人经常一块做电视节目,混的很熟,而且同龄。

  诶,这俩人同龄没想到吧?小黑胖子比林志颖大一岁,那画风完全不一样。

  珑丹妮合计合计,道:“你最好找公司,公司很乐意员工出去发展,然后投一些项目。像王晶花那家,就是传媒控股的。”

  “人家是经纪啊,我这曲艺团体。”

  “你试试呗,又不少块肉。”

  小黑胖子犹豫,他实际想的是跟人借点钱,先把班子搭起来。

  被对方一劝,遂找到演出部门的经理。经理碍于情面又往上报,报到了小旭手里。

  小旭知道这个人,许非点名留下的,便打了个越洋电话。

  “可以啊,我们控股就行。”

  “他又不是演员歌手,说相声真能行?”

  “不一样,他说的是剧场相声。以前评书相声、大鼓唱戏都在茶馆,有气氛,热闹。现在电视普及了,才弄得家里蹲。

  但这些东西的本质不会变,我们也算支持传统艺术了。”

  信你个鬼咧!

  小旭太明白这货了,无利不起早,但也没反对,又给张俪打个电话。

  “你手里还有房子么?”

  “多大的?”

  “能做小剧场的,二三百人就行。”

  “我找找……”

  那边哗啦哗啦一阵翻,嚯,你就看房子得多少!

  “天桥有个老戏园子,觉着好就买了,一直没用上。”

  “那正好,给我了。”

  ……

  事情回到经理手上。

  “公司呢,原则上同意了,你先说说具体方案。”

  “呃……”

  小黑胖子抓脸,他有个屁方案,道:“我吧,我就想找几个人在剧场说相声,我觉得电视上的不好看。”

  “那你们有几个人?”

  “三个。”

  “三个?你玩闹呢,拿我们寻开心!?”

  “不不不!固定的是三个,还有些朋友是走动的,经常来帮忙。像那个余谦老师,他就答应了。”

  经理比较糟心,他不看好这个东西,怎奈上头同意。

  “行了,我也不多说,算你小子走运。天桥那溜有个老戏园子,一千来平,能坐二三百人,楼上还有包厢。

  公司用场地投资控股,你出技术和管理,不要搞什么曲艺团体,要叫文化传播公司。

  对了,你起名没有?”

  “京城相声大会。”

  “就特么三个人,你还大会!回去好好想个名,完了再来找我!”

  小黑胖子溜溜跑了。

  他召集大家商议,就瞧瞧这些人,老弱病残。就余谦白白胖胖,富态的很。

  “出场地,出装修,别的啥也不管。什么卖票啊,宣传啊,排节目啊都我们自己弄。”

  “人家出场地,我们就占大便宜了。而且他们插手节目,还真不一定行,那就不是相声了。”歪肩膀的张文顺看得明白。

  “对,这是公司的风格。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干,我觉得挺好。”余谦道。

  “那就定了?”

  “定了!”

  “说还得起个名字,好听点的。张先生您学问高,给想想。”

  “……”

  张先生踱了一圈,问:“你搞这个东西是一时的,还是长久的?”

  “当然长久啊,无论多困难我得坚持下去。”

  “打算收徒?”

  “其实我有个徒弟,那会我在津门搭班唱戏,收了一小孩。后来我来京城,就没联系了,他们家住老城,都拆了。”

  “哦。”

  张先生点点头,道:“我家里有幅字,你也见过,写的是‘云鹤九霄、龙腾四海’。你若想长期干下去,收徒散叶,就得立体统。

  你不妨照这八个字按科收徒?”

  “可以啊,这个好。”

  “你是班主,有个德字,收徒就是云……叫德云社如何?”

  这个名字的由来,有多种说法,此处取其一。

  历史上,小黑胖子第三次闯京城,先在京味茶馆、广德楼等处演出。后来人员多了,约莫在98年成立所谓的“京城相声大会”。

  再后来发展到十几人,又改叫德云社。

  观众从寥寥无几,到上座率尚可,然后被凤凰卫视采访,做了期节目。许非印象很深,因为是春节播出的,从那以后一下子火了起来……

  还是那句话,公司愿意帮助员工发展,慢慢成就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