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771章还我命来

作品:踏天神王|作者:圆脸猫|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10-18 13:15:04
  最快更新踏天神王最新章节!

  “什么情况?”

  无极宗上,宗主陈广平两条尺许白眉一挑,望向远处,那儿道意涤荡,暗潮涌动,显然正在经历一场大战,而且还是真人的战斗!

  唰!唰!

  又是两道身影一晃而至,谭松与聂子玉表情凝重,毕竟真人境在无极宗已经算得上是巅峰的战力了,这样的强者,又岂能轻易出手?

  “袁刚呢?”

  陈广平皱眉:“他并没有闭关吧?遇到这样的大事,也不过来的吗?”

  谭松与聂子玉耸了耸肩,自从太玄仙府一事,林瞳受了重伤无望天宫,袁师兄便整个人都变了,更别说上次碧落泉淬体他勾结了碧水金睛兽,被捅出来之后,更是完全不在状态,此次未到,也是可以想象的。

  “算了,我们走吧。”

  陈广平也只是说说,再者,整个无极宗也就只有四位真人,自己三人出去,也已经足够应对一切变故了。

  “好。”

  聂子玉与谭松二人应了一句,然后随口嘀咕道:“这道意波动,倒是跟袁师兄有些类似?”

  嗯?

  陈广平看了二人一眼,都能够感受到他们眸子里的诧异之色,三人不再废话,朝着远处飞掠而走!

  ……

  吴宇晨只感觉自己仿佛一个沙包,在这般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下,飘来震去,这还是他见机得早,将七窍玲珑宝塔给护住自身,否则的话,哪怕他皮糙肉厚,也会被这真人硬生生打死的!

  三叉戟带着一道道流光,每一击斩落,都带起摄人的神威,仿佛闪电撕裂了苍穹,令人不敢直视。

  哪怕七窍玲珑宝塔足够坚固,但却根本无法反击,拖延下去,也唯有死路一条。

  这个老东西,被吸了半管血,都还如此生龙活虎的吗?

  吴宇晨心中吐槽不已,他的千机引能够感受得到外面水属道意蒸腾不定,充满着毁灭般的气息。

  水明明是柔和的力量,如今却这般汹涌可怕,足以见得袁刚是多么的愤怒,怕是要完啊!

  曲幽幽咬紧牙关,蜷缩在远处角落,以她的实力,哪怕是面对余波,也都得竭尽全力才能够勉强自保,这可怕的力量,哪怕只有一丝拂过,都能够让她疼得死去活来,但她却是一声不吭,死死的抱住了怀里的余小鱼。

  晨哥在拼命,自己也要和他一起撑着!

  唯有袁刚脸色难看,他身为一位真人,都用上元器了,竟然还没有拿下对方?哪怕是受了伤,哪怕对方拥有七窍玲珑塔这样的古圣命器,这也不是理由!

  杀了他!抢了他的七窍玲珑宝塔!

  袁刚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贪婪之色,南乙派那些人真是心大,古圣命器都随便赐予他人的吗?只要自己杀了这小子,拿下这宝塔,那今天自己受到的一切损失,都是值得的!

  毕竟,若是能够得到一件古圣命器,说不准自己还能够再进一步,成为人皇?

  那样的话,整个无极宗,岂不是都会成为自己的后院?陈广平那个老东西,就再也管不住自己了吧?

  到那时,自己想给自己的乖徒儿什么资源,就能够给他什么资源!

  等等……

  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乖徒儿了!

  袁刚也不傻,吴宇晨能够冒充林曈,这只能说明林曈早就死在他的手上了!想到这里,袁刚心中怒火更胜,却是深吸了一口气,将三叉戟收了起来,然后一掌按在了那泛着七彩光芒的塔身之上。

  他要炼化了这尊宝塔!

  虽然这宝塔是吴宇晨的元器,但区区一个天宫境,对于大道的了解,恐怕也只是皮毛,自己以势压人,直接去抢夺七窍玲珑塔便是!毕竟,他也无需真的将其炼化,只要能够拥有一部分的控制权,将道意浸透进去,便能够将这小子碾死!

  道光神辉闪耀不定,袁刚催动真元,在他身后,浮现出一尊虚影,道光熠熠生辉,宝相庄严,散发着可怕的威势,随着袁刚一掌拍出,缕缕的道意如波澜,不断的冲刷着塔身。

  七彩光芒迅速的黯淡了下去,毕竟,这虽然是古圣命器,但吴宇晨的境界还是太弱了几分,这般无处逃离,只能够硬撼,又如何能够敌得过一尊真人?

  “还是赶紧跪下投降,我还能够给你一个痛快。”袁刚冷笑不已,用话术来瓦解对方的战意,毕竟这样的做法虽然稳妥,但同时也有后遗症。因为刚才自己抵挡天蚕血剑的一击,肯定会被人知悉,若是引来了他人,那就有些麻烦了!

  无极宗毕竟是名门正派!

  袁刚冷哼一声,对于这四个字很是不齿,不过,他还是加快催动真元,想来用不了太多时间,自己便能够拿下这个小子,然后堂而皇之的离开!

  只要不被抓个正形,谁又能奈何得了自己?

  到时候自己获得了古圣之器,战力更能够提升很大一截,若是实力再晋升一步,可就真的站在了南开国的巅峰了!谁又敢来找自己的麻烦?

  吴宇晨也是如坐针毡。

  自己这成了瓮中的老鳖了?

  若是同境界的对手,自己根本不用担心,任凭他怎么打,都破不了七窍玲珑宝塔的防,但这袁刚实力高于自己一个大境界,那情形便扭转了。

  只能等死了吗?

  吴宇晨目光坚定,心中尤为冷静,他一边不断的催动真元,竭力抵挡着对方的侵蚀,一边以千机引带着魔气,朝着远处蔓延而去。

  是那个壶!

  袁刚并没有魔气,所以他根本炼化不了这个魔器,他只是简单的以力镇压罢了,但吴宇晨可以啊!说不准炼化了这壶,会给这战局带来些许改变呢?

  唯一的麻烦,便是这时间太短了……

  估计自己还没炼化成功,就已经被对方捏死了!

  这壶状魔器光芒黯淡,倒在地板上宛若破烂,但实际上,整个洪文镇都被碾成齑粉,就它还完好无损,已经足以说明其不凡了。

  吴宇晨的千机引渗入其中,却是微微一愣,因为这壶里并非空无一物,一缕黑气弥漫,隐隐间还能够看得到洪少秋的模样,他的面孔扭曲,嘴巴大张,不断的吞咽着周围的死气。吴宇晨能够感受到他的绝望与愤怒,无他,任何人被敬爱的师尊设局养了这么多年,再一举收割,也会如此的。

  黑气在激荡,但魔器却是纹丝不动,吴宇晨心念微动,魔气如渊如潮,一点点的炼化着这壶。

  “嗯?”

  吴宇晨心中震动,宝塔的七彩光芒已经几近熄灭,他甚至已经能够看到袁刚狰狞的表情,能够听到他的猖狂大笑:“结束了!”

  结束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