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574章 不会有了吧?

作品:重回1990|作者:关外西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09 04:53:42
  重回1990 什么是家,上一世的陆峰并不太了解,他青年才俊,长相帅气,资产二十多个亿,围绕在身边的美女多的是。 但是从来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人,大家的交往都是心知肚明的,钱归钱,感情归感情,上一世的陆峰认为,为了一个女人付出自己所有资产的人,是绝对的傻瓜。 他是聪明人,聪明到哪怕是做了婚前财产公证,依然不愿意步入婚姻之中,既然不用付出那么多就可以得到,为什么要付出? 此时坐在饭桌前吃着饭,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温暖,这个家能够给他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动力。 “我明天上午飞香江,顺利的话,十二月底就回来了,到时候有个电子大会需要参加,到时候还要处理公司的事儿,今年咱就在深圳过吧。”陆峰朝着江晓燕道。 “今年二月十号才除夕,来得及,我知道你不想回我妈家,那就去你家呗,你别管这些事儿了,这都是我们女人家操心的事儿。”江晓燕夹了一筷子菜放在了陆峰碗里,说道:“我一会儿给你收拾一下衣服。” “我要回村里玩儿!”多多叫道。 陆峰笑着摸了摸多多的小脑袋没说话,吃完饭江晓燕嘀咕着,第一次去那边,凡事儿多注意,晚上看看天气预报,不知道天气怎么样,要是冷的话,就买点衣服,自己不会买,找个女人给你买。 陆峰打趣了一句,别的女人给我买衣服,你就不怕我穿着跟人家跑了,江晓燕伸手掐了他两把。 她这个人好唠叨,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替陆峰想着,什么天气、坐车,她也开始自己做生意,知道有些人不好惹,里面的弯弯绕绕错综复杂。 “咱是去谈买卖的,不是跟人打架的,实在不行就回来,别惹人。” “人家是本地人,咱是外地人,惹不起,别说现在有钱了,就是没钱的时候,也不差钱啊,只要人在,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的,你要是出点事儿,我长翅膀都飞不过去。”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陆峰坐在床边听得有些烦了。 “你还不爱听了,真是的,这件大衣要不要?” “丢了吧,还是弄罐头作坊时候买的,都多少年了。” “能有多少年?不到三年,没穿过几次,这是呢子大衣,买的时候花了三百块钱呢。”江晓燕来来回回翻看了几次,也觉得陆峰穿出去跟身份不符,嘀咕了一句,拿回去给我大哥穿,放在了一旁。 行李箱就那么大,塞不下多少东西,她来来回回的折腾,一个小时后,一个大箱子填的满满当当。 江晓燕累的满头汗,坐在床边气喘吁吁,看了一眼陆峰不满道:“你啊,离开我连碗筷都不会端。” “这不是有你嘛!”陆峰伸手搂着她的肩膀。 “跟了你,我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江晓燕抱怨道。 “这话怎么说的?不应该是八辈子,应该是十六辈子!” “你也知道对不起我啊?自己连个衣服都不会收拾,你那袜子都不会洗,就会隔一段时间给我做个饭,哄我开心。”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娶了你,二八十六,我数学不错吧?”陆峰盯着她揶揄道。 “你居然后悔娶我??” 江晓燕一把掐着陆峰的脖子把她按在床上,陆峰被她掐着脖子,感觉有些痒痒,将脖子缩了起来,咯咯直笑道:“我错了,错了!” “我这样的媳妇儿哪找?你是不是早就不想要我了?”江晓燕翻身直接骑在了陆峰的身上,质问道:“回答我!” “主要是觉得这两年你变化挺大的,现在....像个泼妇。” 江晓燕用手晃着陆峰的脑袋,气的都乐了,双手插腰道:“我哪儿像泼妇?我这两年心情好不行嘛?你说,我哪儿泼妇,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没完。” 陆峰被她折腾的累了,只好求饶,江晓燕低下头靠在陆峰的胸膛上,俩人这一刻格外的宁静。 抬起头看到江晓燕的脑门,陆峰亲了一口道:“辛苦你了,公司稳定后,我就有大把的时间来陪你。” “你这话我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当时的罐头作坊,到罐头厂,再到佳美食品,你好好做你的事业吧。” “妈妈,你为什么要压在爸爸身上?”多多冲进来叫道。 “我...我...我在跟爸爸玩游戏呢。”江晓燕被问的有些慌乱,急中生智道:“压爸爸游戏。” “我也要玩儿!” 多多说完爬上了床,接着一屁股坐在了陆峰的脸上。 陆峰感觉到一阵窒息,一瞬间心里的想法是,妈的,到底不是亲生的。 把多多抱下来,一家三口躺在床上,逗逗孩子,逗逗老婆,夜生活是如此的惬意,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 次日,一大早,佳峰电子商务处在几份报纸上刊登了一份小型家电用品倡议书,随着佳峰电子发生,行业内又吵了起来。 这份倡议通篇都是‘阴阳怪气’,表面上是说先进企业应该帮扶技术不达标的企业,应该有广阔胸襟,天下大同的思想,实际上就是在骂那些企业没良心,自己发展起来后,就开始设立标准,将其他企业挡在门外。 这一次无数技术条件一般的企业,纷纷站在了佳峰电子这边,哪怕是前几天还在骂佳峰电子低价挤兑这些企业市场,今天又是一副面孔。 商人,哪儿有什么阵营和立场,他们始终站在钱的那一边而已。 上午九点,不少企业给商务处打电话,要求跟陆峰通话,并且质问这篇倡议书的出发点,商务处的负责人也是硬的很,直接回复,我们说话阴阳怪气,你们就受不了,陆总骂人更狠,为了你们的血压和心脏着想,还是免了吧。 电子行业从不缺嘴炮,有人吹索尼,有人吹夏普,还有人吹国产,不过有一点很相同,大家都骂佳峰电子。 陆峰对于这些事情暂时没心思管,上午十点半踏上了飞往香江的飞机,他的位置靠窗户,随着飞机开始冲刺,陆峰感觉整个人贴在了座椅上。 慢慢的摆脱地心引力,陆峰看到了机场全貌,看到了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想要看到人群中的江晓燕。 可惜。 飞机快速爬升,地面上的人像是一个个小蚂蚁。 将目光收回,陆峰靠在位置上闭目养神,对于这一趟,他心里也有些许彷徨,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厉害的人,只不过有人能抗而已。 陆峰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能抗的人,可是面对现在的香江,他也不太确定,这边的金融体系是大雁阵型的。 带头的大雁几乎可以插手所有金融公司,公司之间互相担保、交易、委托,关系错综复杂,千丝万缕。 而领头雁则是汇丰、渣打、花旗这三家银行,这三家银行的股份乱七八糟,各种委托持股、皮包公司控股,追根究底,最后都能查到华尔街的头上。 上一世陆峰对于这边的金融企业也有不少接触,不过已经是回归多年后的事情,也听说过早年间的一些乱象。 这里曾是洗钱的天堂,而赌城则是洗钱天堂中的天堂。 香江的发展离不开内地,准确的说,是因为内地才有了香江这个地方的繁荣,货物中转,港口结算,公司上市,这里是内陆与米国的纽扣,连接的非常紧密。 大批的廉价物品从沿海地区制造出来,从这里兑换成港币,交易全球,为什么不跨过港币,直接用人民币结算,就是为了防止金融冲击、货币做空。 当然了,也有货币全球信用度不足的原因在内,很多国家不信任,多重原因造就了深圳特区的形成。 那个圈可不是随便画的,成功更不是偶然的,而是经过多方面的考量后作出的决定。 这也是几年后国家窃贼索罗斯做空香江的原因,他倒是想做空人民币,可惜根本没有机会,他也没那个能力,也是国家疯狂注资保护港币的原因。 陆峰的思绪有些乱,想的有些多,飞机已经飞行平稳,空姐推着小推车出来,给每个人倒咖啡、饮料、水! “各位旅客,我们马上要降落在香江.........。” 现场不少人已经朝着下面张望,这家航班上大部分人是第一批‘淘金者’,想要去香江找寻一些机会,他们都有着傲人的能力,认为香江比深圳的机会更多。 随着飞机降落,不少人已经提起了自己的行囊,顾不上喝刚倒的水,只有陆峰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端起了面前的可乐喝了一口。 目光看向外面,接机的几个人站在旁边等着往下搬行李,陆峰看到前面下去的人说着话,这几个人听到是内地口音,脸上流露出一抹不屑,神色中很是傲慢。 他们虽然只是个搬运工,可是对于内地却有着说不出的傲慢,仿若高人一等,陆峰只是看着,他非常明白,现在的内地人在这里的地位并不高。 回看九十年代的香江电影,里面出现的内地人,大多数以土包子、暴发户、投机取巧者这种形象出现。 将杯子里的可乐喝完,陆峰站起身拿着自己的背包下了飞机。 “那边,摆渡车,等咩啊?”一个人朝着陆峰叫道。 陆峰迈步朝着摆渡车走去,一股微风吹来,给人一股舒爽的凉意。 “起风了!” 陆峰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