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90章

作品:摄政王的小祖宗又撒野了|作者:十一檀|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4-12 23:15:59
  摄政王的小祖宗又撒野了 景晔在旁听着,双眉微皱。 师父曾道,这开明兽是当初养在盘古帝君跟前的,作为昆仑虚的看门兽,便是一些神族的人对战开明兽,都未必能讨得好去。 这藤妖怎会轻而易举的就将其制服? 景晔挥手间,破了洛石的捆缚,冷声呵斥: “何方小妖,竟在此撒野!” 洛石倚在山石上正悠哉的想着怎么吃这异兽时,在听到有人这么一番呵斥时,先是一惊,而后一怔。 这清冷沉哑的声音,似在记忆深处听到过,那是她初有意识之时所听过的。 虽然它不常说话,但是那音色却是她听过最特殊的,也是最好听的。 不管以后遇到了多少的神仙或是妖怪,都无一人像他的声音那般。 洛石转身,在看到是一个白衣少年之时,忍不住从石头上跳下来,歪着头打量着他,咽了咽口水道: “乖乖,这世上竟然还有比白渊长得更妖孽的人。” 景晔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副垂涎欲滴,还不时吞咽口水的样子,神色更加沉冷。 “是你破了后山结界?” 这结界是师尊亲手设下,每年都会加固,往日里昆仑虚的师兄弟都晓得,没有人来此处。 便是来了此处,因为结界的缘故,也不得而入。 洛石一脸迷茫,什么结界?哪儿有结界? 哦—— 之后洛石才想起来,她刚进来的时候,有个无形的墙把她挡外面了,为了追小兔子,她挥手之间,那透明墙便没了。 “你说那个透明墙啊?我挥手间它就没了。” 景晔眉峰微皱,待要说话之时,方才被洛石捆缚的开明兽此时缓过神儿来,想到它堂堂一上古神兽,还是养在盘古帝面前的,竟然被一个不知道何方来的小植物妖给制伏了,这让它怒不可遏,直接暴走。 原本它就是极为凶悍的神兽,用来守护昆仑虚门庭的,此时折了面子,自然是要讨回的。 只见它体型骤然间巨大,在山林之上,格外的悍然。 便是它扇扇翅膀,此时都会在山间形成飓风。 洛石看着它越来越大,还一脸看戏的等着看它究竟有多大,景晔则是表情凝重,知道这开明兽愤怒失了神智。 它愤怒起来会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景晔只是听说当初魔界的七大长老闯昆仑虚的时候,紧紧一个开明兽便重伤他们七人。 “走!”景晔沉声喊洛石离开。 怎奈洛石还没反应过来之时,那开明兽的巨爪便拍了过来。 洛石还处于看戏的状态,眼看着要被一掌拍在地缝里了,下一瞬,便觉得腰间一紧,被一条有力的臂膀给圈住。 景晔以灵力撑起开明兽的巨爪,他不过是个才两千年的修为,自然撑不了多久。 他单臂撑着,反手将洛石推了出去。 洛石被推了个踉跄,滚落在地上,看着那少年在开明兽的巨爪下如同蝼蚁一般,勉强撑着。 她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怒骂道: “好你个傻大个,跟你藤爷玩这个,比大小,爷就没输过!” 洛石不过转身间,便恢复了藤身,就地生根一般,顺着开明兽的身体,那枝叶茂盛的便攀爬了上去。 还不忘用触须卷起开明兽巨爪下的景晔,将他甩到一旁。 这藤妖是个心眼极小,睚眦必报的性子,虽然景晔推她那下是为了救她,但因为摔到她了,是以,甩开景晔之时故意用了些力,想看他也狼狈的滚落在地上。 只见那少年在空中一个后旋,蝎子扫尾般的动作,稳稳的落在了一旁。 她哼哼了声无趣,专心的对付眼前的开明兽。 开明兽越大,她便藤身越茂密。 不过瞬间,便将开明兽紧紧的包裹住了。 远远的看去,像是个绿色会移动的山丘一般。 藤身在慢慢的收紧,开明兽则是想要挣脱,两方的较量周围灵兽四散,只留下不能异动的草木被伤及。 直到那开明兽被放倒,山丘般的身体轰然坍塌,整个昆仑虚山脉都震动了一下。 黑帝和白帝赶来之时,洛石已经将开明兽收紧再收紧,反噬它挥发出的灵力。 那藤身上黑气萦绕,周围草木枯黄,开明兽发出哀嚎之声,两帝大惊。 景晔从方才洛石反噬开明兽灵力之时就察觉不对,这不是普通的妖,飞白书传了信给师父后,便施法扼制洛石反噬灵力。 洛石此时不管什么灵力都能吞噬,原以为这灵力会石沉大海,没想到竟然真的起了作用。 不然,等不到黑帝前来,开明兽便尸骨无存了。 白帝黑帝施法分开了洛石和开明兽,洛石恢复了人形,卷起袖子还要再扑上去。 白帝在一旁挥袖用仙法束缚住了她,脸色阴翳。 “义父,放开我,我要让它看看,我们苍梧山的人不是好欺负的。” “来之前为父与你说了什么!” 洛石一看,白帝像是生气了,转过头来,眨了眨眼看着白帝。 “可是它欺负我!” 那开明兽这会躺在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还冲着洛石呲牙。 洛石这会被捆缚着,可是输人不输阵,也冲着开明兽龇牙。 黑帝和白帝无奈的看着一人一兽,这画面好比两个人出去遛狗,结果狗掐起来了,主人颇为尴尬。 而此时立于一旁的景晔,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被捆缚的洛石。 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纵然是此时心中对这个瘦弱的少年很是惊讶,也并没有显于面上。 白帝像黑帝请罪,没想到来拜师的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事情。 白帝余光中留意到了景晔,他身上穿着天族的服侍,绣有龙纹。 这般穿戴,只有天族的太子了。 按照亲族辈分,白帝是他的姑丈,只是苍梧山跟天族来往并不密切,是以并不亲近。 还是当年他初成人形的时候,见过他,不想千年之间,他竟然修炼如此精纯的修为,负手而立间,朗如皎月,淡入清风,气度雍容,姿容凛贵。 景晔重礼,揖手给黑帝和白帝见礼。 “景晔见过师父,见过姑丈。” “免礼,千余年未见,景晔如今越发的修为精进了。” 洛石在一旁被仙法捆着,看着他们寒暄,不停的挣扎着。 “哼,刚才要不是他,这会这大妖怪早成了我锅里的肉了!”洛石冲着景晔翻了个白眼。 小剧场: 景晔:日后赔你肉吃。 洛石:什么时候? 景晔:方才说了——日后。 洛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