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4章 皇帝也要学数学

作品:影视世界大杂烩|作者:家猫6617|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13 00:48:05
  “看!是恩公!恩公终于出关了!” 刘正阳也是激动不已,他连考过第三殿:化学殿的考试时都没有见到师尊,两个月了,今天终于又见到师尊了。 他立马运起内力,施展凌波微步,追随着师尊的身影下山而去。 师尊黄超在半空中甫一露面,整个【天柱山辖区】内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黄超从天上看到,整个【天柱山辖区】的半弧形边缘,两拨人泾渭分明的对峙着。 里面是穿着蓝色工装制服的天柱山建筑工程队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十万人全都出来了,排着整齐的队列,前面的青壮劳力拿着制式工兵铲,后面的那些则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连拿着擀面杖的都有。 在这些忠心于炎黄学府,忠心于仙师的人背后,则是几万围观看热闹的人。 而与工程队对峙的士兵,都是武朝的刚从四方抽调过来的军队,步兵骑兵都有,绝大部分都是手持长矛的普通兵卒。 在军队后方,还有一处明黄色的大帐异常显眼。大帐四周拱卫着数支军容严整的亲兵,里面上百太监宫女在来来回回的行走伺候着,一看就是皇帝的营帐。 厚实的营帐布门被掀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九龙衮服的年轻男人,不到三十岁的样子。 这就是武朝景翰帝周喆。 周喆贵为当朝天子,半年多以前听到驸马康贤来京奏报,说江南道天柱山有真仙人现世,他当即决定御驾亲临天柱山,面见这个仙人,以求长生。 经过一个多月的准备,随行人员和物资都准备好了,正式启程。 再经过三个多月的旅程,周喆抵达了天柱山脚下。 秦嗣源等一众高官第一时间迎接了他。 在看完秦嗣源演示的【凌波微步】和【降龙十八掌】这两项真·顶尖武学后,周喆兴奋到面红耳赤,当即就想上天柱山去见仙人。 光明顶他能够上去,但上去之后他却根本见不到黄超。 在【数学殿】门口他就被值班的警卫员拦住了。 周喆亮出自己皇帝的身份,想要以势压人, 但拦在门口的警卫员却根本不搭理他。 周喆身后的亲兵冲着警卫员怒斥道: “此乃官家,你们还不速速退开!” 门口的两个警卫员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呵斥道: “休得喧哗!” “我们这里是【炎黄学府】第七外殿,要想进入【数学殿】,请每月十五日过来参加考试,其余时间,本殿暂不对外开放。” “大胆!朕乃武国皇帝,尔等小民安敢阻拦朕!” “你才大胆!此乃仙家重地,尔等凡人安敢在此聒噪!再敢高声说话打扰仙人清修,看我不当场毙了你!” 左边的警卫员当场就把沙漠之鹰拔了出来,他可想试试这【仙家法器】打在人身上是什么效果了。 见状,周喆身后的亲兵也噌噌噌的把佩刀都拔了出来,两边剑拔弩张的,局势一触即发。 随侍在后面的秦嗣源赶紧出来打圆场,他可是知道仙师对皇帝的态度的,那天仙师训斥皇帝的话他都不敢讲给周喆听。 看到外门弟子秦嗣源来劝说,警卫员倒是也卖他个面子,把手上的沙漠之鹰放了下去,枪口对着地面了。 但周喆却不依不饶的,一定要在亲兵的护卫下往里面硬闯。 砰!砰! 两声巨响回荡在群山之间,一枪打在一个亲兵的额头,整个天灵盖都被掀掉,脑浆流了一地。另一枪没打中,只擦着另一个亲兵和周喆中间穿了过去。 巨响之后是死一般的沉默,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敢再动一步,只有一点点硝烟味弥漫在空中,让人心悸。 半分钟过去,秦嗣源终于反应过来,急忙运起凌波微步飞速奔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周喆前面。 看不见那黑漆漆仿若深渊的洞口后,周喆终于敢大口喘息了,他的心跳一瞬间加速,后背冷汗直冒,他吓坏了,缩在秦嗣源的背后,发抖的手抓着去秦嗣源的衣服不放,连一句囫囵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滚!”开枪的警卫员往前站了一步,继续抬起枪口对准秦嗣源: “仙家重地,岂是你们这些人能随意乱闯的!念在你们是初犯,这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次,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会被当场打死在这里,到时候可不要说我们没提前告诉你们规矩!” “快滚!” 周喆原想放两句狠话再走,但鼓起勇气从秦嗣源背后抬起头看看前面,看到那整整十个黑洞洞的管子对着自己,他的腿立马又软了,什么话都没敢说,被秦嗣源搀扶着灰溜溜的下山去了。 下山之后,周喆越想越不甘心,他做皇帝这么久以来,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他越想越气,一气之下都要带兵重新杀上天柱山去了。 幸好秦嗣源及时将他劝住,告诉他武力蛮干真的不行,想要见仙人,还是先考试吧,成为外门弟子了,见到仙人的机会就大很多了。 周喆听到还有其他办法能够见到仙人,于是也就答应试一试。 那就开始学习数学吧。 一开始的时候很轻松,毕竟是秦嗣源亲自教学,学得也是小学的知识,只要稍微适应一下别扭的书写习惯就好了。 但到了乘法口诀表那里,周喆就开始出现问题了,他花了三天时间才将乘法口诀表勉强背熟。这让他产生了挫败感。 要知道他可是贵为一国之君的,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最是接受不得失败了,他只想速成,又不想劳累的去认真做题,看着后面几十本写着歪七扭八看不懂的符号的书籍,周喆烦躁极了。 勉强又学了几天,他彻底受不了了,把书一扔他就开始罢课。 秦嗣源好说歹说,周喆才又回到了课堂。但这次他不让秦嗣源教了,他要自己看,哗啦啦的翻看着书本,只是看,就没见着动笔,几天时间就把几十本数学书全看完了。 正好这个月的十五号到了,他就吵着要去参加考试。 把一百两银子交了,周喆也破天荒的头一回坐在考场里等着做试卷,原来殿试时都是他高坐在御座上,看着下面的儒生做文章的。 这次轮到他了,没有香茶点心惬意的吃喝着,只有一支笔数张发黄的草稿纸还有几个馒头一瓶水。 最后他的考试成绩当然也是一塌糊涂,150分的试卷他就拿了5分,就蒙对了一个选择题,连运气都差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