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879结局篇5真凶

作品:旺夫小哑妻|作者:叶染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4 23:58:52
  om ,最快更新旺夫小哑妻最新章节!

  赵朔选妃是在明天,温婉已经等不及,她快速换了衣裳,让人备好马车准备出门。

  玲珑见她行色匆匆,心生疑惑,“郡主,发生什么事儿了?”

  温婉想起什么,转身走到书案前坐下,提笔写了一封信用蜡封好,对玲珑道:“我一会儿有事出门一趟,倘若天黑之前还没回来,你就拿着这封信去找谢正,他一看便知。”

  玲珑被她吓到,“要不,奴婢陪您去吧?”

  “不用。”

  今日赴的是鸿门宴,多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只会多个人头。

  温婉谁也没带,坐上马车便直奔成王府。

  同一时刻,成王刚得到宋巍父子失踪的消息,正阴沉着脸坐在书房,手里捧着的不是什么经史典籍,而是一本杂书,讲的是坊间禁忌偏方,他却没什么心情看下去。

  赵朔尚在娘胎里的时候,某回虚云大师入宫讲佛,当时的成王世子妃,也就是现在的成王妃在场,虚云大师见到她便蹙了眉头,说这个孩子不祥,不仅活不过十六岁,还会引来杀戮罪孽,成王府或可舍了他,让他皈依佛门,还能有一线希望。

  当时的成王世子,也便是现在的成王,气得脸都黑了,直接骂了虚云大师一句“老秃驴”。

  后来赵朔出生,落地没多久就被诊断有心疾。

  成王隐隐意识到虚云老秃驴的话可能要应验,但他不服,于是三缄其口,让阖府上下对外瞒了赵朔有心疾的事,不让他外出接触旁人,多少年来避开太医院为他遍访名医,然而全都无果,普通药石不成,成王便开始寻求偏方。

  赵朔今年满十六,成王担心他熬不过去,想为他娶亲冲个喜,于是折腾出请钦天监算八字去户部翻户籍的法子来。

  事实上,翻户籍选世子妃只是顺便,他的目的是为了翻出五行属金的孩子来。

  赵朔五行缺金,就该用那些孩子的心来给他以形补形。

  可万万没想到,他在为赵朔找偏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

  正在这时,小厮进来禀报,“王爷,永安郡主求见。”

  成王敛去思绪,唇边勾起一抹怪异的笑,“请她来书房。”

  小厮微愣。

  郡主是女客,而且是外人,怎么能随便进王爷的书房?

  成王眼神冷下来,“愣着做什么?”

  小厮马上回神,匆匆出去请人。

  温婉随着那小厮来到外书房,一路上心都是悬到嗓子眼的。

  当小厮推开门,她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在外面顿了一下。

  小厮躬身道:“郡主,我们王爷有请。”

  温婉深吸口气,刚抬步进去,就对上成王似笑非笑的一双眼,“宋夫人,本王等你很久了。”

  温婉手指蜷了蜷,寻个位置坐下后,垂眼道:“王爷说笑了,我已经跟宋巍和离,如今再不是什么宋夫人。”

  “是么?”成王微挑眉梢,朝她看来,“和离后没联系了?”

  温婉想着进宝,心中难免着急,“王爷有话不妨直说。”

  成王轻轻笑了起来,“分明是郡主有事来找本王,该直说的,是你才对。”

  温婉想问他进宝在哪,可到目前为止,她手上并没有直接有力的证据证明那些案子是成王做下的,况且自己在成王府地盘上,一句话说太过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她斟酌再三,只说:“我在户部有认识的人,他告诉我,宋家户籍被人翻看过,尤其是进宝那一页,不知王爷可清楚,除了你们府上,还有什么人去翻过户籍?”

  成王玩味地笑了笑,“本王若说不知,难不成郡主会马上打道回府?”

  温婉直视着他,唇角泛冷,“王爷想方设法把我引来,想必不达目的之前,你也舍不得放我走。”

  成王喝了口茶,“既然郡主是聪明人,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儿子在本王手上,只要你乖乖听话,本王可以不杀他。”

  温婉手指攥紧,“果然是你!”

  成王淡笑,“就算本王承认是我,你能拿得出什么证据?”

  温婉无话可说,她能怀疑到成王府头上,全凭自己的推测,虽然现在确定了真凶就是成王,可杀人动机和证据都不足,就算到了公堂上,也无法定罪。

  敛去思绪,温婉木着脸,“王爷想让我做什么?”

  “改命。”

  成王轻描淡写的两个字,让温婉脸色变了一变。

  成王弯起唇角,“你能改国运,能改宋巍的天命,自然也能改我儿子的命,本王要他长命百岁,只要你改成功,本王自然放了你的丈夫和儿子。”

  “你在说什么?”温婉满心震惊,这些事,成王是怎么知道的?

  成王转身,从多宝阁上取出一个匣子打开,取出一只镯子,“云氏的宝贝本王都给你盗来了,郡主还要跟我装傻充愣?”

  原来徐嘉的镯子在这儿!

  温婉忽然有个不好的猜想,“你是不是去见了虚云大师?”

  成王闻言,突然冷笑一声,“那个老秃驴,他本来就该死!”

  “所以,虚云大师不是圆寂,而是你杀的?”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畜生!

  成王丝毫不觉得愧疚,“杀倒是没杀,可能老秃驴觉得泄露了你的秘密愧对于你,自行了断的吧!”

  一句话,让温婉从脚底凉到头顶。

  难怪,难怪她刚要去问虚云大师改命的事,大师就圆寂了。

  原来不是巧合,而是成王去逼问他关于自己给宋巍改命的事,大师才会选择自行了断。

  温婉胸腔内气血翻涌,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世子是不是有心疾?”

  “是。”成王也不怕承认。

  “既然你想好了要我来给他改命,为何还要杀那么多无辜的孩子?”这句话,温婉几乎是怒吼出来。

  “只能说,他们太不幸了。”

  成王把玩着那只冰种玉髓打成的镯子,面上笑意森然,让人不寒而栗。

  他却自顾自地说:“本王还以为,朔儿的病只能靠以形补形来拯救,不想,就让本王发现了郡主的秘密,原来这天底下竟然真有能预知能改命的人,宋巍未免太幸运,可他能否有命继续幸运下去,就得看郡主愿不愿意把自己的本事施展在我儿子身上了。”

  温婉抿了抿唇,她有些惧怕这只镯子,之前头疼欲裂生不如死的感觉,到现在都还刻骨铭心。

  可她更担心的是,自己从北燕回来就没了预知能力,戴上镯子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不管怎么说,暂时都不能接触那只镯子,能拖一时是一时。

  温婉冷静下来,缓缓道:“既然世子患了心疾,应该请的是大夫,王爷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成王一听到“大夫”二字,直接拂袖扫落大理石案上的砚台,怒沉着脸,“大夫要是有用,本王还用得着千方百计引你前来?”

  “那你总得让我先了解他的情况,否则怎么改命?”成王对外有贤明,没想到背地里竟是这般喜怒无常的性子,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没了预知能力,把人稳住才是正经。

  成王渐渐平复下来,“十六年前虚云老秃驴入宫讲佛,碰到朔儿的母亲,直接断言说这个孩子不祥,活不过十六岁,不仅如此,还会带来杀戮罪孽,让本王舍了他,让他皈依佛门,本王就这么一个儿子,自然不可能答应。”

  说到这儿,成王叹了口气,“没想到,朔儿刚出生不久就被诊出有心疾,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受刺激,就像本王手上的这只镯子,轻轻一摔就会碎,本王花费多少心血才将他养到十六岁这年,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殒命?”

  “所以,王爷虽然嘴上骂着虚云大师,其实心里早就信了他当年的那番话。”温婉说:“既如此,你为何不把世子送去法华寺?”

  “送?”成王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凭什么送?本王偏要逆天改命,让那老秃驴知道,他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温婉想了想,说:“我想见见世子。”

  温婉想知道,那样一个“易碎”的人,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吃什么,知不知道他爹这般丧心病狂的行为。

  成王招手让小厮进来,问:“世子在做什么?”

  小厮回答:“正在听温先生讲《孟子》。”

  成王道:“去告诉温先生,今日府上有要事,就先到这儿,让他回房休息。”

  听到“温先生”三个字,温婉抬了抬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