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摔倒

作品: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作者:木槿花开1980|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09:55:10
  om ,最快更新情深不负,总裁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摔倒

  电话接通后,那端便传来了孙毅的声音。“宁小姐,有事吗?”

  闻言,宁馨儿便笑道:“孙毅,关律师下班了吗?”

  “还没有,关律师最近都会加班到九点多钟才走。”孙毅回答。

  听了这话,宁馨儿蹙了下眉头。心想:她本来以为他这些天都出去花天酒地了,没想到他要加班到这么晚,然后再出去吃点东西,再赶回家,怎么也要半夜了。

  想到这里,宁馨儿心里滑过一阵心疼,长此以往,他的身体怎么受得了。

  随后,宁馨儿便道:“好的,孙毅,我知道了。”

  “再见。”孙毅说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宁馨儿便迈步上前,叫了一辆出租车便往启政律师事务所奔去。

  路上都是雪,所以出租车行驶的很慢。

  宁馨儿坐在出租车上,眼眸中都是惊喜和幸福,手一直抚着自己的小腹,感觉今天真是太神奇了,她打了几个喷嚏,竟然就打出一个宝宝来。

  关启政这几天都在为孩子的事情生气,如果他知道自己怀孕了,肯定是先惊讶,然后便惊喜满面吧?

  宁馨儿没想到她和关启政的冷战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的,这个孩子真的是给她带来了幸运。

  这个宝宝也不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如果是男孩子的话,她希望能够长得像关启政。

  就在宁馨儿对未来和宝宝憧憬了不少时间之后,出租车终于是停靠在了启政律师事务所的写字楼下。

  宁馨儿付了车钱,脸上噙着笑意,手里提着包,鹅绒大的雪花飘落在她的肩头,此刻,却都成了诗意。

  她脑海里都是看到关启政,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好消息的情景。

  忽然,宁馨儿快走到写字楼前的时候,眼眸忽然看到站在写字楼的台阶上有两个人。

  一个身穿黑色的羊绒大衣,一个身穿粉色羊绒大衣,两个人站在飘舞的雪花中,正在诉说着什么,神情有点亲昵。

  此刻,夜早已经降临,漫天的白雪和街灯将夜照耀得像个白昼一般,所以那两个人站在飘舞的白雪中异常的耀眼。

  看到他们竟然在一起,宁馨儿不由得顿住了脚步,心也狂跳了起来。

  穿黑色羊绒大衣的是关启政,他仍然如同往昔一样俊朗;穿粉色羊绒大衣的则是苏青,一头短发,化着淡妆,耳朵上的钻石耳环灼灼生辉。

  宁馨儿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们,他们竟然在一起,她不由得蹙了眉头。

  由于她距离他们的距离还有几十米远,所以她即便怎么努力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到他们应该谈话很认真,两个人的眼睛都不曾望向别处过。

  他们很认真的交谈,宁馨儿的眼眸盯着他们,大脑早已经一片空白。

  他们在说什么?关启政是在和苏青一诉衷肠吗?可是苏青根本不爱他,苏青爱的人是关幕深啊。

  关启政啊关启政,你难道还在梦里没有醒来吗?你宁愿一直都去追求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从来都不想面对现实。

  宁馨儿看到关启政的眼眸非常专注的盯着苏青,甚至还伸手为她拂去头发上和肩膀上的雪花。

  看到他的手温柔的为她拂去雪花的动作,宁馨儿的心都碎了,此刻,鹅绒大的雪花早已经将她的头发和肩膀都染成了白色。

  飘雪中,宁馨儿的眉头蹙紧了,眼光里带着浓浓的哀伤。

  虽然她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她可以想象关启政肯定是和苏青在说一些关切的话语,他眼神里的那抹温柔让她的心更加的纠结在了一起。

  这时候,宁馨儿感觉自己太傻太傻了。

  她还认为关启政已经忘记了苏青,他现在的心里几乎都应该是自己了。其实呢,其实是苏青从来都没有在他心底抹去,而且苏青从始至终都在他的心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想到这里,宁馨儿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试想如果偷偷吃避孕药的是苏青,关启政是不是不但不会苛责苏青,而且还会拼命的自责是因为什么让她吃避孕药?

  呵呵,想到这里,流着眼泪的宁馨儿忽然笑了,笑得是那般的凄惨。

  十年,她用了十年的时间,终究还是没有能让这个男人彻底爱上自己,她的确是很失败。

  此刻,到处都是一片冰冷,宁馨儿的脸都被雪和冷风吹得麻木,新流淌出来的泪水却是温热的,让她的脸更加的疼痛。

  苏青才冲着关启政笑,而关启政也含笑望着她,两个人情意绵绵。

  呵呵,那她算什么?

  宁馨儿退后了一步,才感觉自己的脚都麻木了。

  她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更不想让关启政看到自己,她不要让他看到自己难过流泪的样子,她不要博取他的同情。

  呵呵,就算是同情,大概有苏青在,关启政都不会给自己吧?宁馨儿自嘲的想。

  宁馨儿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后退,眼眸渐渐的因为泪水而模糊。

  最后,她毅然的转身,伤心的离去,留下一片的飘雪。

  宁馨儿只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所以她憋着一口气,穿着高跟鞋的靴子快步行走在雪地里。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仿佛除了关启政的家,她已经无处可去了。

  以前的房子都已经退了,她以为自己能和关启政白头偕老,从此朝夕相伴。

  呵呵,看来还是她想得太完美了,到现在,她竟然没有一个容身之处了。

  宁馨儿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和脸还有手已经冻成了冰块。

  可能是双脚麻木的太厉害了,她脚下一滑,一个没站稳,便摔倒在了雪地上!

  此刻,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胎儿。

  她跪在雪地里,真的想就此自暴自弃,冻死在雪地里好了。

  关启政是她的一切,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的心都被掏空了,她不知道活着对她还有什么意义。

  就在宁馨儿在雪地里哭泣的时候,小腹突然传来一阵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