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30章立家规

作品:侯府小哑女|作者:我吃元宝|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09:44:50
  om ,最快更新侯府小哑女最新章节!

  陶太后病了!

  这回是真的生病,不是装病。

  她是被气病的,整日都说心口痛,饮食也觉着寡淡无味,精神不振。

  与此同时,成阳公主也是一病不起。

  出宫之后,她就发起了高烧。

  好不容易退了烧,又缠绵病榻。

  太医诊断,说她是心病。

  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若她不能自己想通透,谁也没办法令她好起来。

  仲驸马忧心忡忡,“书韵人已经没了,殿下想开些。哎,嫁入皇室,万事由不得自己。”

  仲书豪也说道:“妹妹被陛下赐毒酒,然而身为臣子,却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说到底,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

  皇权威逼之下,万事不由人。

  尽管人人都认为孝贤太后仲书韵死得太冤枉,太不值。

  堂堂太后,还是皇帝的嫂嫂,竟然被人一杯毒酒赐死,何等凄凉。

  先帝的子女,妻子,妾室,一个个都没能活下来。

  论狠毒,谁能比得上当今皇帝。

  看他是个病秧子,动起手来,手起刀落,连一点点犹豫迟疑都没有。

  甚至连假惺惺地做戏都省却了。

  何等残酷暴虐!

  朝臣对当今皇帝观感分为了几派,有说他好,也有人骂他丧尽天良,都是因为他做的事情实在是让人难以认同。

  仲驸马瞪了眼仲书豪,“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刺激你母亲。你妹妹过世,她已经够伤心了。哎……

  书豪,你要记住,仲家后人再也不要和皇室有姻缘牵扯。仲家的姑娘坚决不嫁皇室成员,仲家儿郎绝不娶皇室公主郡主。

  这番话,我做主,要加入仲家的家规里面,谁要是违背家规和皇室联姻,就将他逐出仲氏家族。你记住了吗?”

  仲书豪张张嘴,本想反驳,最后还是选择了顺从。

  他重重点头,应承下来。

  “仲氏子女,绝不和皇室成员有任何姻缘牵扯。”

  “甚好!如此才是我仲家儿郎,仲家未来的家主。”

  父子二人说这番话,没避着成阳公主。

  等他们说完后,成阳突然坐了起来,惊得仲驸马心头狂跳。

  “公主,你没事吧?来人,赶紧请太医。”

  “不用请太医!”

  成阳公主紧紧抓住仲驸马的手腕,“你们父子说的话,本宫都听见了。驸马说得对,从书豪开始,仲家子女和皇室再也不能有姻缘牵扯。”

  仲驸马大喜过望,“公主也赞同我的看法?”

  成阳公主泪湿衣襟,“本宫悔不当初啊!当年就不该依着书韵的意思,促成她和先帝的婚事。她如果没有嫁给先帝,今日一切都可以避免。”

  病了这么长时间,她悟了!

  天下女子就不该嫁入皇室,十有七八都不会有好下场。

  能活到最后的人,那都是凤毛麟角,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生死考验,多少次危在旦夕。

  但凡心疼子女的父母,又怎么舍得将闺女嫁入皇室。

  是她被权利迷了眼,是她太过自信。

  以为可以掌控一切,有她替闺女保驾护航,闺女一定可以平平安安。

  然而……

  她高估了自己的能量,低估了他人的野心和手段。

  终究害了闺女。

  “本宫没办法替书韵报仇,本宫不是个好母亲。”

  “公主千万别这么说。皇权威逼,大家都只能被动承受,不是公主的责任。”仲驸马连连叹气。

  成阳公主郑重说道:“本宫打算进山静养一段时间,本宫不在府中的日子,一切由驸马做主。”

  仲驸马诧异,“公主这个时候进山?公主身体还没养好,不如等身体调养好后……”

  “不用!”成阳公主打断他的话,“太医都说了,本宫是心病。本宫要进山,修身养性,解决心结。你不用再劝,朝堂上的事情也不必告诉本宫。否则本宫如何静养。”

  “好吧!一切都听公主的安排。”

  ……

  盛夏。

  石温入朝,被赐封太师。

  崔植崔大人同时入朝,被赐封太傅。

  半月后,凌长治班师回朝,上缴兵符,赐太保。

  三人齐入政事堂,成为政事堂当之无愧的大佬,瞬间将政事堂其他官员架空。

  朝廷格局,也随之改变。

  历经多年战事,本就聪明绝顶的凌长治,更是气势凌人。

  面对石温和崔植两位大人,他不露丝毫下风,甚至隐约有凌驾于二人之上的架势。

  单凭他领兵作战数年,替南魏开疆拓土上千里的功勋,他就无愧于当朝第一人的称号。

  “数年未见,石太师风采依旧。”

  舅甥二人见面,凌长治不称呼舅舅,而是以官职相称,明显是要划清界限。

  石温哈哈大笑,捋着胡须,不动声色地观察对方。

  “外出历练数年,果然长进了。不愧是开疆拓土的功勋,傲视朝堂,如今恐怕是无人能入你的眼。”

  “石太师说笑了!本官始终是晚辈,有不妥当的地方,请石太师不吝赐教。”

  “老夫没有什么可指教的,老夫那一套早就过世了,已经不适应当今的局势。对了,陛下急匆匆召你回朝的目的,你都清楚吧?”

  凌长治淡漠一笑,他留着浅浅的胡须,遮掩住盛世美颜,却更显威严,透着男人魅力。

  “陛下召本官回朝,目的嘛,大家都心知肚明。”

  “看来陶太后在金銮殿上那番话不是作假,陛下随时都有可能……一旦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外加崔植那个老匹夫,不出意外,会被任命为辅政大臣。陛下的目的,就是让我们互相掣肘。然而老夫却另有想法。”

  凌长治微微扬眉,眼中带着浅浅笑意,“本官忠于陛下,一定会尊重陛下的旨意。石太师还是赶紧收起你的小算盘,本官和崔大人可不是吃素的。”

  石温蹙眉,明显不满。

  “凌长治,回来这么长时间,你连舅舅都不叫一声,你简直是数典忘祖。”

  “石太师莫要恼羞成怒。我姓凌,我是凌家子孙,并非石家子孙。你虽然是本官的舅舅,但是在朝堂上,本官可顾不上舅甥情义,一切公事公办。告辞!”

  舅甥二人闹了个不欢而散,看见这一幕的人不少,消息很快传到皇帝萧成文的耳中。

  “石温和凌长治这对舅甥,究竟是在做戏,还是真的不和?”

  费公公从来都是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

  天下间,除了他的主子,当今皇帝陛下,其他人都不是好人。

  尤其是燕云歌。

  他可是亲眼看着燕云歌,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那个女人,就是典型的白眼狼。

  谁又能保证,凌长治不会是白眼狼。

  皇帝萧成文说道:“他们舅甥二人是真不和还是假装不和,都不重要。利益最终会让他们反目。因为二人的追求,始终都不相同。”

  他要的就是舅甥二人反目。

  只有舅甥二人对立,皇后和皇子才能有机可乘,才能在数派争斗下,安然无恙。

  等到皇子成年,利用派系斗争,夺回皇权,一朝解决这些权臣。

  当然,他这么设计,其实也是在冒险。

  然而,只要他死,无论哪套方案,其实都在冒险,都要承担极大的风险。

  他选择了目前来说,最保险的一种方案,将权臣放在眼皮子底下,远离兵权。

  若是这一套看似保险的方案,最终也以失败告终,那么他必将成为千古罪人,死后千百年都会被人拉出来鞭尸。

  但他不后悔。

  他愿意堵上身后名,堵上一切,去执行这一套方案。

  如果天道不在大魏,不在万里江山,不在他的皇儿身上,他也认命。

  就算隔三差五被人拉出来鞭尸,他也无悔。

  没有人能够准备预料到将来的事情,他只是做好当下,做出他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皇子萧焱,功课很重。

  父皇母后,满腔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每天他的功课从早上排到天黑,期间还要学习刀剑武艺,骑射技能。

  他很聪明,年龄不大,却很懂事,也是个孝顺的孩子。

  知道父皇身体不好,他从不让父皇操心。

  只要父皇来到后宫,他都会主动奉上当天的功课,供父皇检查。

  身为父皇的萧成文,很欣慰,也很心酸。

  如此懂事聪慧的皇儿,却不能亲眼看着长大,这是此生最大的遗憾。

  他的身体,日渐消瘦。

  每日看着,不觉着。

  长时间没见到,猛地见到,就会发觉他瘦得厉害,脸颊略有凹陷。

  最熟悉他身体情况的皇后燕云琪,更清楚他的身上比脸上还要瘦。

  说皮包骨头有些夸张,但,确确实实,他身上已经没几两肉。

  油尽灯枯,生命随时都有可能终止。

  皇后燕云琪强忍着眼泪,她努力地学习,努力地分担,就是想让他走得安心一些,不要那么操劳。

  “这些都是我批阅的奏疏,你且看看,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她指着一箩筐的奏疏,每一本她都亲自过目,亲笔批阅。

  她在学习,如何掌控朝廷,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母后,合格的太后,学习如何同朝臣打交道。

  她的字迹娟秀,却透着坚定。

  皇帝萧成文随意翻阅其中一本,赞许道:“进步很快!户部这边,你可以信任的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