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33章炼狱月票捂着,月底我要掏你们兜兜哦

作品:快穿:我只想种田|作者:沧澜止戈|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4-03 20:19:57
  om ,最快更新快穿: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

  秦鱼猛然顿悟,无需十一说出,她就已经想到了,“他吸收足够幽冥之气后悔飞升!若是飞升,在飞升规则下,阎君跟伽罗地藏也无法动手,而等他飞升后,那实力...“

  十一垂眸,提着灯盏轻声道:“直接远超仙尊,不可预测。”

  真尼玛了...天藏世界有毒啊,养出这么一个死变态。

  秦鱼以前还觉得自己算是一朵奇葩,毕竟她一旦飞升,实力远超普通仙人,达到仙尊级别也指日可待。

  可你看看人家斐川。

  三千界中大妖孽啊妖孽!

  “独创魔道...也理所应当,不过他已经失魂,也可以飞升?”秦鱼还是在找漏洞,因为她真的不想一个人硬刚那斐川,最好是把他引进地府,让那大和尚跟阎君去对付。

  天塌了,有高个顶着,这是秦鱼多年来一直追求的美好环境。

  可惜,没几次是达标的。

  艹!

  “阎君说可以。”十一淡漠给出晴天霹雳般的答案。

  秦鱼沉默了。

  娇娇在黄金屋中扼腕叹息:“我就知道鱼鱼从来就挨不到什么好事儿。”

  ——也许她不问的话,可能事情不会这么糟。

  你这话特么有点毒啊。

  秦鱼不理会这两渣渣,跟着那十一快速赶到第十七重炼狱之地。

  这里当年被特地拿来囚禁斐川,已是被改造过的。

  十七根盘龙木,狱空锁链,秘纹无数,古老凶悍,下面一个漆黑的池子,那液体粘稠跟墨水似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地方有点可怕,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秦鱼检查了一波,脸色不太好看。

  “已经废了,囚禁不管用。”

  十一:“阁下一直看那三根盘龙木,可是这三根有问题?”

  秦鱼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惊讶,这女的很敏锐啊。

  “对,上面的秘纹被破坏或者抹除掉了。”

  十一:“可能修补?”

  秦鱼:“破坏的...可能可以,但抹除掉的,几乎不可能。”

  秦鱼脸色灰败,娇娇鲜少看她这幅样子,不由丧气,正想安慰下秦鱼:“要么我带你跑吧,我瞬移....不过这里不能瞬移,十八重炼狱是禁止空间能力的,我们得先出去。”

  娇娇准备好了跑路,却见秦鱼看向那个十一。

  “你还能回地府吗?”

  十一:“我会留在这里,职责所在。”

  她的语气很淡,好像看淡了生死...

  秦鱼:“额,我的意思是,要么你带我们跑吧,我们跑进地府,让那斐川在外面随便折腾。”

  外面太不安全了,地府有大佬,安全一点。

  娇娇:“...”

  鱼鱼果然还是鱼鱼。

  十一沉默了下,“我也回不去地府,接通这里的地府鬼门被封闭了。”

  一句话...秦鱼跟娇娇齐齐开口。

  “艹!”

  “操!”

  十一:“...”

  秦鱼当然知道地府为什么这么做,怕斐川跑回地府飞升且大开杀戒啊。

  “所以你过来就是送死的了?对了,你此前说过你是特殊情况才能到这里,既然又回不去...莫非你是走的投胎路数?”

  十一点点头:“我本就是今日要去投胎的,而且灵魂特殊,符合条件,被阎君做法后才能进入这里,若是今日成功,我会在既定时间内投胎离开。”

  已经进入投胎期限的灵魂,是无法离开的,否则飞灰湮灭。

  秦鱼:“若是失败呢?”

  十一:“那也没什么。”

  她轻描淡写。

  娇娇一时无言,秦鱼却是叹气。

  这就是炮灰啊炮灰。

  “我一直都觉得正道大佬们十有八九心肝都是黑的。”

  ——你将来也是正道大佬,膝盖不痛吗?

  其实大佬么,不管什么道,都杀伐果决,狠辣无比,至于是否无情,那不在他们的修行之中。

  “哼!”

  秦鱼冷哼一声,放弃了这一条路,剩下也就两条路了。

  1,离开第十七重炼狱,然后让娇娇带自己瞬移跑路,去外面把自家人都带上,能送走的送走,然后自己飞升离开这个天藏世界,管这一位面苍生是死是活。

  2,....

  “这是最后一个法子,但时间很紧迫,不一定能成功。”

  娇娇跟十一都看过来。

  “怎么搞?”

  “瞎几把搞。”

  “...”

  ——————————

  秦鱼开始修补残缺的秘纹,时间紧迫,她也只能尽其所能。

  娇娇是真帮不上忙,只能在边上严格观测,警戒斐川靠近,至于十一,她只坐在边上,静静看着秦鱼认真修补秘纹。

  都是盘腿坐着。

  ——她看起来就优雅多了,很显气质,烹茶赏景似的。

  娇娇:“那我呢?”

  ——坐坑,便秘。

  娇娇觉得幸好自己现在是在办正事,不然真的会在黄金屋里尿三缸淹死这臭壁壁。

  “现在情况很危急,你不去帮鱼鱼,怎么还有闲心来消遣我哦!你们天选就是不靠谱!呸!没有一次是救鱼鱼的!”

  ——我在给她调动资料,我知道很危急。

  ——那你希望谁来帮她呢?

  娇娇一愣,他没想到壁壁会这么问,他挠挠头,嘀咕道:“鱼鱼既然没说,就是不需要别人帮。”

  牢骚归牢骚,他却从没见过秦鱼求过谁,就是对上最可怕的元琊,她也是站在合作的制高点,从不求人。

  高傲,他知道鱼鱼内心之高傲远超天上诸神。

  ——她会解决这件事的,我有信心。

  娇娇:“切,你再有信心,鱼鱼最喜欢最疼爱的也是我,你只是一块墙壁。”

  这措不及防的炫耀。

  呸!

  不过娇娇觉得秦鱼是修补工作的确很稳啊,没有任何卡顿,好像全身心都进入到了一种可怕的状态——超然忘我。

  娇娇知道,一般要自救的时候,秦鱼的效率最高。

  不过她怎么觉得那个十一看自己鱼鱼的眼神有点奇怪,那么深沉,又好像在失神。

  呵呵,被我家鱼鱼的英明神武给迷住了吧!

  娇娇自得中,自己也没闲着,一直在监测...直到他尾巴忽然一僵,忍不住提醒。

  “鱼鱼,他好像在靠近。”

  “让他靠,按原计划。”

  “好。”

  听到秦鱼这般冷静中自带总裁爸爸制霸气场的声音,娇娇瞬间就镇定了。

  而那个十一也收回了目光,看向了阴路那头。

  斐川,快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