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一被饿死的美食评论家

作品:古代美食评论家|作者:薛之雪|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05 04:28:41
  om ,最快更新古代美食评论家最新章节!

  “观众朋友早上好,现在播报早间新闻。著名美食评论家赵雪霜今天早晨被发现死于她位于西山的别墅中,据法医初步检查,认为她是被饿死的,而彼时,她家中摆满各种美味佳肴……”

  广口市各大高档饭店、特色餐厅的经理喜极而泣:“老太婆死了!太好了!压在广口市餐饮业天空的那张黑幕终于谢幕了!”

  广口市鲜海居厨师长狂笑:“哈哈哈……老太婆死了,太好了,再也没有人能挑出我做的菜的毛病了,老太婆终于死了……”

  海鲜居厨师长的小徒弟:“师父,赵雪霜老师死了您这么开心啊?!”

  厨师长:“不要打断我,让我先笑一会儿,过了这一会儿,我剩下的日子都是哭了……呜呜呜,她怎么可以死?她死了谁还能挑出我做菜的毛病?我手艺还怎么进步……”

  各地名厨:“什么?赵雪霜死了?哈哈哈……这个刁钻的老太婆终于死了……呜呜呜……她怎么就死了?她怎么可以死呢?她骂过我的那道菜,我的改进才刚刚有了眉目,还等她再次来尝了再骂的……”

  广口市机场接机处:

  “师兄,我回来了,师父她老人家怎么会死,她还那么年轻健康?”

  “……饿死的。”

  “啊啊啊啊……都是我们做弟子的无能啊,做不出让师父可口的饭菜……”

  ……………………

  赵雪霜缓缓睁开眼睛,心里庆幸,还好,还没饿死,而且觉得也不是那么饿了。

  不是她想饿死自己,实在是因为食物难以下咽,每次夹起食物,总会有个念头:在坚持一下,或许下一刻就会出现更好的美味,不要因为这个垃圾食物浪费了她宝贵的舌头。

  就因为这个念头,她也记不清自己坚持了几天,但是按照目前她对自己饥饿感的判断来看,她觉得自己还能至少再饿三天。三天时间应该能够等到合胃口的美味吧。

  为了美味,赵雪霜闭上眼睛,节省能量。

  “霜儿!霜儿你醒了!爹刚刚看到你睁眼了,霜儿,你快告诉爹,你醒了!”

  赵雪霜刚刚闭上眼睛就听到一个男子喜极而泣的叫声。

  无论这声音、还是他叫喊的内容都有些不合常理,赵雪霜只好再次睁开眼,浪费点能量,让视线凝聚清晰点,入目的是一块老旧的蓝布,而不是她雪白的天花板!

  居然有人趁她睡着了把她偷走!真当她雪上加霜是可以欺负的吗?

  赵雪霜也顾不得节省能量了,蹭的坐了起来。

  “霜儿,别动,你刚刚苏醒,身子骨还虚,躺着,好好躺着,爹请王大夫过来再给你瞧瞧。”那个男子的声音急切地响起,还伸手扶住赵雪霜的肩膀。

  赵雪霜这才看清眼前的情景,她坐在一个罩着蓝色粗布帷帐的古旧木床上,床边站着一位穿绿色官服的三十多岁男子,没戴官帽,黑色长发挽了一个发髻,样子还是蛮帅的。

  赵雪霜首先想到的是美人计,这是有人给自己施美人计了。

  这美男帅得还真是合口味,不露锋芒、儒雅、俊朗的恰到好处,但是,她雪上加霜四十多年都过来了,别说美人计,连环美人计都没用。她根本就油盐不进,除了真真正正的厨艺,其它的就根本不要想在她这讨到一点便宜。

  “霜儿,来,躺下,都是为父无能啊,连个丫鬟都买不起,只能让你一个知县千金亲自去河里洗衣服,才会掉进河里,唉——”男子一脸的愧疚唠叨着,扶着赵雪霜,让她躺下。女儿那苍白的小脸和无辜的大眼睛,让他更加无地自容,“霜儿,以后你别去河里洗衣服了,为父……为父去河里洗!”

  堂堂知县,端着木盆去河里洗衣服,赵墨沉已经能够想象到全县父老在蓝枫河边围观自己的洗衣服的场景了。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他又能怎么样呢?女儿和面子面前,根本不需要挣扎。

  赵雪霜吃了一惊,美人计不应该自称为父啊,再说她爹都死了四十年了,除了照片,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是梦还是幻觉,为毛感触如此清晰?

  赵雪霜就着这位自称她爹的男子搀扶,再次躺下,同时看到了他绿色官服右胳膊袖子下的暗补丁,虽然补得很小心,用了同样颜色的布衬在里面用细碎的针脚打的补丁,但如此近的距离,赵雪霜当然能确认这就是补丁无疑。

  据说,清代有位大臣,为了向人表示自己的两袖清风、清正廉洁,专门穿打补丁的官服,上朝见皇帝的时,都穿着大小补丁的官服。

  不过人家那是故意穿的,补丁都是打在衣服最显眼的地方,打补丁的手法也是明补,专门给人看的。而眼前这位,补丁打得如此偷偷摸摸,很显然是真的不想让人看出来,这是真补丁,也就是说,这位便宜爹是真穷!

  难道说,她穿越了!

  赵雪霜心里一万匹马奔腾,果然是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人不犯贱就不会贱,她要是能将就着吃点东西,怎么会从现代社会超级富婆穿到古代一个穷的穿补丁官服的芝麻官女儿身上?

  望着上空蓝色的粗布床帐,赵雪霜一点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可不可以再绝食几天饿回去啊?

  至于那些发现自己穿越后,立刻适应新身份,热火朝天地投入到新生活发家致富的前辈们,赵雪霜觉得那不真实也不现实。

  站在女儿床边赵墨沉轻轻叹口气,望着脸色苍白虚弱的女儿,心里全是愧疚:“霜儿,你躺着休息一会儿,这几天就不要做活儿了,爹去请王大夫来给你再瞧瞧。”

  赵雪霜根本都懒得搭理这个穷酸便宜爹,反正她也是打算饿回去的。

  见到以往乖巧知礼的女儿眼神空洞都没搭理自己,赵墨沉心中担忧,这闺女莫不是溺水给坏了脑子,成傻子了?

  如此想,赵墨沉更加焦急,匆忙出了女儿的闺房,掀起官服前摆一路跑向衙门前院:“李捕快,麻烦你去请王大夫过来一下。”

  李捕快见到知县老爷小跑着从后院跑出来,担忧道:“大人,莫不是小姐情况不好?”小姐从昨个儿溺水被捞上来就一直昏迷,王大夫来瞧过说生命已经无大碍,只是身子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知县赵墨沉道:“霜儿醒了,只是……你快去请王大夫!”闺女的情况确实不好说,但跟不通医术的李捕头磨叽也没用,还浪费请大夫的时间。

  李捕头闻言一阵风似的跑了。

  赵墨沉转身回到后衙,去闺女的房间看闺女。

  赵雪霜依旧躺在床上等死。

  “霜儿,你觉得怎么样?”赵墨沉关切地凑到床边。

  睡不着也死不了的赵雪霜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你谁啊?”

  赵墨沉:“……我是爹啊!霜儿,你……你不记得爹爹了吗?”闺女是不是掉到河里脑子受了损伤?这样一想,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掉下来,伸长脖子焦急道,“霜儿,你再看看爹,你看我的脸,记不记得?”

  赵雪霜盯着赵墨沉的脸,眼神里的陌生和茫然做不了假,是真真切切没有了一点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更别说父女亲情。

  赵墨沉直接就哭了:“霜儿啊……呜呜呜,是爹对不起你啊,更对不起你娘啊……呜呜呜……”

  赵雪霜看着这位帅得跟当红鲜肉有一拼的便宜帅爹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知道自己是回不去了。

  虽然穷,虽然官小,但好歹也是个官,好歹对闺女的爱是真切的,上辈子自小父母双亡,现在能捞个便宜爹娘宠爱也是不错的。

  “你是我爹,我娘呢?”慈父慈母,就算在穷乡僻壤的古代也忍忍凑合过了。

  赵墨沉吸了吸鼻涕,擦一把眼泪:“霜儿,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你娘她……早就过世了啊!”

  搞了半天还是个单亲家庭,赵雪霜郁闷,翻了个白眼,闭上眼睛节约能量。

  “霜儿啊,王大夫医术很好的,他一定能治好你的病的……”便宜帅老爹在床边抽抽搭搭,哭得伤心。

  赵雪霜闭眼躺在床上撇嘴,治不好才好呢,谁稀罕在这一穷二白的古代当个没娘的穷姑娘。

  封建王朝男人对女人极尽压迫,女孩子想要出门都不容易,连门都出不了,还怎么品尝天下美食?

  所以对于她这样的吃货,还是生活在现代比较适合。

  “老爷,王大夫来了!”门外传来李捕头的声音。

  赵墨沉吸吸鼻涕,举起官服袖子刚要擦眼泪,想了想又放下,用自己的手擦了两把,一边迎向门口:“王贤弟快请进。”他可就只剩下这一套官服了,要是弄坏了,以后怎么升堂?

  李捕头在外边打着帘子,请王大夫进来,他自己当然是不方便进小姐的闺房的。

  “大人,”王大夫走进房间,“小姐醒了?”说话间他看到床上的女孩,双眼闭着,根本没有醒啊。

  赵墨沉看出王大夫的疑惑,忙解释道:“霜儿已经醒了,可是她不认得我了,也不想睁眼,吸……”一句话没说完,鼻涕又想掉出来。

  连爹都不认得了,难道脑子受了伤害?王大夫走到赵雪霜床边:“霜儿小姐,你可觉得头疼?”或许是掉进河里头撞在石头上也难说,当时虽然他检查过霜儿小姐,但并没有发现外伤,女孩子头发浓密又长,若是撞个包没有流血,霜儿小姐一直昏迷,自己没发现也是可能的。

  咕——赵雪霜懒得睁眼回答,可是不知饿了多久的肚子已经开始抗议。

  王大夫:“肠胃蠕动正常,身体应该是无大碍了。霜儿小姐,我来给你把把脉。”

  说话间,赵雪霜感觉一只温热的手指搭在自己的腕脉上,心中不忿,中医就爱来这一套,说好的古代男女授受不亲呢?

  新书求支持!